欢迎光临本站!

第三章 边角清吹漠上尘

来源:技术探讨    更新时间:2019-11-02 22:43:54    编辑:老王    浏览:442

  那声音中充满了威严,但世宁热血上头,哪里管什么官威军威?大声道:“对,我就要问为什么!”

  那声音厉声道:“拿下!也一齐斩了!”

  左右抢上几十位带甲的士兵,拖住世宁,那人冷笑道:“有军纪不知道遵守,你不配问为什么!”

  世宁只觉胸臆中存着一股闷气,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粮草运到了,却还是要斩首?难道因为天灾而耽搁了时辰,也是人的过错不成?他怒声道:“我不服!”

  那声音道:“本座讲的是军威,本不求你服。但你想必死不瞑目,我就破例一次!”

  “呛啷啷”一阵响,一个包袱从金帐中摔了出来,落在了世宁的面前。

  “打开来看!”

  世宁蹲下身来,打开包袱,就见中间包的是腰牌,证明每个士兵身份的腰牌。这一包袱,大约有两百多只。世宁疑惑地抬起了头。

  那声音沉然道:“军中缺粮,前日便已断炊。军心震动,上将军曹魏为了振奋人心,于是带领三万人请战,本座本不肯,但遥盼粮草不至,军心渐渐涣散,唯有背水一战,免得大家饿麻了手脚,那时鞑靼部蒙古兵攻打过来,疆土难保。本座只好应允。但将士饥饿,战力大打折扣,这一战……”

  他住口不语,沉默了片刻,道:“这包袱中的腰牌,每一人都是副将以上的官衔,没有一人怯懦偷生,都战死了!战死了!”

  他极为愤怒,声音渐渐抬高:“这一切,又是因为谁?”

  副将郑明身子栗栗发抖,头低下不敢上看。世宁也被震慑住了。两百将士,那么死亡的士兵又有多少?这一战……但他昂首道:“大漠风灾,人力难抗,又岂是郑将军所能抵挡的?大将军如此裁断,未免有些不近情理!”

  大将军冷笑道:“你还是不服?郑明,我问你,我给你的期限,够还是不够?”

  郑明身子筛糠一样抖着,叩头道:“大将军的期限,足足够的。”

  大将军厉声道:“那为什么会迟延?”

  郑明道:“属下路遇饥民,心中不忍,就将随身带着的干粮分了他们一些,所以耽搁了几个时辰,方才遇上大风。是属下该死,属下愿意以死谢罪!”

  大将军道:“但知小仁而忘军纪,岂是我辈军人所为?来人,斩了!”

  郑明面如死灰,任凭着旁边众人拖曳。大将军道:“其余运粮众人不知劝谏,也一齐斩了!”

  帐外众人一齐轰然答应,将运粮的兵丁一齐拿下。世宁大叫道:“住……住手!”

  大将军冷笑道:“朽木不可雕!到现在你还不服气?本座军纪不是为一人而设,岂能容你放刁!”

  世宁高声道:“大将军且听小人一言!小人等罪在不免,但与其死在将军刀下,不如报效家国,死在沙场上!请将军容我们与鞑子一战,下人虽死无怨!”

  那大将军沉默了片刻,道:“粮草才至,人马将养未已,不宜作战,所以本座撤了十里地,便是要休养生息的。”

  世宁道:“大将军一味撤军,鞑靼骄横,未必不会乘胜追击,那时我军将养未已,只怕更是狼狈。不如就遣我们这待死之人,前去挑战鞑靼,引开他们的注意力,大军乘机休养。小人等愿以待死之身行些许有为之事,战死沙场,以全大将军的军威!”

  他这一番慷慨激昂的话说出来,郑明等人心中也不由甚是激荡,一齐跪下身来,大声道:“求大将军恩准!”

  大将军沉吟道:“你之所虑,也不是没有道理……本座就准你们戴罪立功,若是能够拖住鞑靼一两日,便不再追究你们的罪行。记住,此身有为,不可便死。”

  世宁、郑明等人听大将军的口气松动,登时大喜,一齐跪下来谢恩。

  那大将军挥手道:“你们去吧!”

  世宁与郑明带领着押粮的两百多兵丁,离开了大营,向十里外的鞑靼城行去。这一路苍苍凉凉,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肃杀。郑明走一步,叹一口气,想起鞑靼大军,何止十万,自己这两百多兵丁,岂不是以卵击石?脸上不禁甚是愁苦。

  世宁心中也一点主意都没有。但总不能死在大营之中,且逃出来再说。他何尝不知道鞑靼势大,非百人可敌,但又能怎样呢?

  风似乎更大了,此处没有黄沙,那风贴地吹来,就如刀子一般割着人面。

  风中忽然有红衣一闪,世宁惊喜地叫道:“红姑娘。”

  红姑娘就如一瓣仙香,盈盈自空中落下,笑道:“你见到这位大将军了,感觉如何?”

  世宁道:“心狠手辣,杀人如麻!”

  红姑娘点了点头,笑道:“那是你建立功勋,接近他的时候了。我有个故事,你听不听?”

  世宁自然不能不听,红姑娘道:“我们那边的家乡,流传着一个很古老的故事,传说在遥远的海的那边,有一个很大的国家,他们的军力很强,敌人围困了整整十年,也不能攻下城来。后来那敌人就想了个办法,假装撤退,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木马。那个国家见敌人撤退了,就将那木马当作战利品抬回城中,举国欢庆。但没人想到木马中藏着敌人英勇的战士,就在大家狂欢熟睡之后,战士们悄悄钻出,打开了城门,敌人蜂拥而入……号称永不陨落的金城汤池,就这样被一匹木马打败了。”

  她盈盈的目光盯在世宁的脸上,浅笑道:“你明白了么?”

  世宁沉吟着,他咀嚼着红姑娘话中每一个字的意思,终于,缓缓道:“我明白了。”

  红姑娘笑道:“那我就可以走了。”

  又一阵风吹过,她已不见。她就仿佛天上的仙子,倏忽来去,难寻踪迹。世宁口张了张,终于闭住。他似乎有一句话想问她,但却还是没有说出来。

  郑明一直盯着他们看,这时候悄悄地问道:“这位姑娘是什么人?”

  世宁沉默着,没有回答,突道:“我们回去。”

  郑明一惊,道:“什么?回去?”

  世宁缓缓地笑了:“不错,回去!”

  他的眼睛中似乎闪烁着刀锋一般的锋芒,他的身上,也充满了一种奇异的自信力,这时的他,竟然有种让人不由自主就敬服的力量!

  他们才一踏进营门,大将军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怎么,你反悔了?”

  世宁心中一震,他这才知道,大将军竟然是位修为极高的高手。能够单凭耳力,就能辨识出来人是谁,如此高手,世宁还是第一次遇见!他缓缓道:“我来求大将军几件事。”

  大将军沉吟着,道:“你讲。”

  世宁道:“我请大将军再撤兵十里。”

  大将军重重哼了一声,道:“还有什么事,你一齐说了!”

  这大将军之威,虽然只是一声重哼,但郑明等人已然变了颜色。世宁却毫不在乎,侃侃而谈道:“我要大将军分四千担粮食给我,另外,要两百匹最好的战马!”

  此话一出,连郑明都吃了一惊。大将军反而不说话了,过了许久,他慢慢道:“我方才翻看名录,你不是军中之人。”

  世宁点了点头。

  大将军道:“再撤十里,军心未必不震动,而粮草、战马更关乎战力,于大军性命攸关,我本不该托付给一个我不了解的人。”

  世宁又点了点头。

  大将军隐隐笑了笑,道:“但我答允你!”

  世宁精神一振,道:“多谢将军!”

  大将军道:“好自为之,我等你的捷报。”

  这大将军的命令一传下去,登时大营中呜呜呜呜尽是号角声。兵丁们全都拔营起寨,向后退去。大营刹那间只剩下一地狼藉,和整整齐齐的两百大车粮草。

  每一车二十担,整整是四百担粮草,郑明竭尽全力筹集所得的一半。粮草的旁边,是两百匹鞍鞯齐全的战马。

  世宁直到大军远去了,方才道:“各位兄弟,咱们也上路吧。”

  他手上拿了一把号角,对众人道:“此物你们可有?”

  郑明道:“押送粮草之时,为了宣明此乃军粮,配备了一些。”

  世宁道:“你们在营地里找一找,越多越好。”

  众人搜了半个时辰,凑了凑数,大约有一百多只号角。世宁点了点头,道:“也差不太多,出发吧!”

  众人翻身上了战马,世宁一马当先,向鞑靼城冲去。郑明回首看着粮草,道:“这些粮车怎么办?”

  世宁道:“先放在这里,自然有他的用处!”

  郑明便不再问。马行迅速,哪消多时,便遥遥看到了鞑靼城。世宁示意众人藏住身形,拿出号角来苍苍茫茫地吹了起来。郑明惊问道:“此乃撤兵的号角,难道你不怕鞑靼们知道?”

  世宁悠然笑道:“正是要让他们知道!”

  一百多只号角吹起,顺着风势,飘进了鞑靼城。遥遥只见城中旗帜翻涌,不多时,城门大开,鞑靼士兵宛如潮水一般涌了出来。世宁断然道:“退!”

  他带着众人一齐翻身上马,大将军撤向南方,他却向西北方向行去。他们坐下都是精选的良驹,不多时,就将鞑靼士兵抛在了脑后。世宁登上一个小小的山头,命令众人再度吹响号角,一面将衣服、兵器什么的撒了满地。

  他们一路疾行,又上了一个山头,遥遥望去,只见鞑靼士兵们欢欣鼓舞地捡起他们丢的东西,大叫大嚷着什么,更加精神百倍地追赶。世宁心下暗喜,又命令众人前行。

  这一路兜了个大大的圈子,最后回到了存放两百辆粮车的地方。日已西斜,余晖渐渐消沉了。世宁指着南方,道:“你们快去寻着大将军,说三更时分我会打开城门,大家一举攻入!”

  郑明听了大喜,问道:“你如何打开城门?”

  世宁笑道:“这个你就不用管了。”

  郑明心下有些疑惑,但他的性命是世宁救的,也就不再多问,依言去了。世宁端坐在地,运起内力,将那号角吹得嘹亮无比,远远就听到大军奔走之声,他悄悄将那号角藏在怀中,双手分开粮草,躲了进去。

  他的武功极高,这一运劲,直透进粮草的最深处,就算再精明的士兵,也看不出端倪来。他缓缓运转真气,呼吸变得悠长之极,全身放松,连一点声息都不发出来,静等着鞑靼士兵前来。

  他算准了经过这一番长途跋涉之后,鞑靼士兵必定已经懈怠,再加上天时已晚,他们见到这么多的粮草之后,必定不会再向前追赶,而是将粮草当作战利品,运回城去。那么他就也安安全全地进了城,只等三更天时开门放人。

  大将军既然如此缺粮,鞑靼想必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些粮草,足以引动他们的贪欲。

  他想的没错,那些鞑靼士兵追了半天,起初还有些衣服、兵器,到后来渐渐什么都没有了。但那恼人的号角声却一直萦绕在耳边,似乎转过山头来就能追上。这般奔走了四个时辰,一见到如此多的粮车,登时都是一阵欢呼,冲上去抱住了大叫。

  粮车缓缓行动,是那些鞑靼兵丁推着向城中走去。世宁心下暗喜,但他行事谨慎,真气沉得更低,身子更加放松,绝不肯露出半点破绽来。

  足足又走了半个多时辰,耳听更多的鞑靼士兵欢呼,知道已经进了城了。这场战争已经持续了太长的时间,一旦看到胜利的希望,鞑靼士兵们都极为欢喜,真如红姑娘的故事一般,城中展开了欢庆,久久不绝。

  世宁在粮车里静静地听着,他的心中忽然有了些紊乱:究竟自己这样做对不对?

  这些鞑靼难道就不是人?城破之后,他们的命运又会如何?世宁连想都不敢想!

  但此时已由不得他后悔,人声渐渐消沉了,他又等了半个时辰,等确信外面没有人了,才慢慢从粮车里钻了出来。

  今晚的月好圆。

  世宁摸了身上,舞阳剑还在,他的心不禁安定了许多。

  突然,头顶上传来一声轻轻的笑声。世宁一惊,脚步错动,滑开了两丈,就见他藏身的粮车上面,站在一个白衣人。

  如练的月华照在他身上,他就宛如一块琢好的白玉,晶莹而透亮。

  他披了一件极其宽大的袍子,几乎将整个身子都遮住了,只露出小半张脸,和他的剑柄。

  那剑柄上镶了一块极大的美玉,在月光下隐隐流转,映生出波纹一般的晕光。晕光照在他的脸上,他的脸也如白玉一般,清秀绝尘,没有半点瑕疵。

  天寒地冻,大风凌厉,他竟然赤着双足,虽然是踏在粮草上,但那脚也如一双白玉,极为精致,宛如女子。

  他悠然地看着世宁,悠然地笑道:“我在猜,你什么时候才肯出来。”

  世宁心下暗惊,料不到自己如此隐秘的行藏,居然会给别人看破。那么此人的武功,岂不是已不可思议了么?他一念及此,不禁甚是气馁。

  自他修习紫府真气,再练大悲极乐剑法,都不曾与人真正敌对过,内心中其实甚没有自信。这时念及对方武功高绝,心中便没有了自信心,不禁又做回了那个抢粥吃被人追打的流浪儿。

  那白衣人悠然道:“秋风清月夜,帝成白玉楼……你就叫我白玉楼罢。”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也有些温婉,

  白玉楼的目光注下,脸上仍然是温和的笑容:“我要杀你!”

  他的人倏然射在空中,一片银光闪动,他的剑已出鞘,向世宁直劈而下!

  他的剑,也如一整块的白玉裁成,通体洁白,晶莹透明,看上去极为珍异。这一剑,仿佛将漫天的月光一齐卷起,击向世宁的,不是剑,而是月,是月光。

  月光照耀,无处不在,也无法抵挡。

  鞠水月在手,天心月自圆。

  这一剑?该如何挡?世宁心下更是紊乱。他忽然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施展出如此优雅的剑法来。

  也许自己注定是个不优雅的人?

  这一剑击向的,并不止是他的人,而且是他的心,他的精神,他的信念!

  月光陡然大盛,与这一剑夹杂在一起,宛如银蛇电闪,窜到了世宁的面前。世宁奋力后退,脚步一阵踉跄,突然脚下一绊,跌了出去。也正是这一跌,让他躲过了凌空飞乱的剑招。

  白玉楼轻轻一笑,等着世宁站了起来,方才剑光掣动,又是一剑飞出。

  这一剑,更是凌厉,也更是优雅。这几乎不是剑,而是王羲之的笔,喻伯牙的琴,名动天下,美不可及。

  世宁仓惶出剑,“呛”的一声响,舞阳剑挡在了白玉剑上,他只觉一股大力潮水一般涌了过来,身子几乎站不住了。

  白玉楼双目凝注在舞阳剑上,淡淡道:“绝世的宝剑,可惜却握在了俗人的手中。不要再亵渎它了吧!”

  他的手上突然加劲,剑光吞吐闪烁,真气圈转,一波一波地震了出去。世宁再也拿捏不出,舞阳剑脱手飞了出去!

  白玉楼摆了个优雅的姿势,微笑道:“你不配用这把剑。”

  他的话语很轻,姿态也很温和,但世宁突然就觉胸中一阵怒气涌起。他右手食、中两指并起,突然叩在了白玉剑上。只听“嗡”的一声震响,白玉剑被这一指弹得弯了起来,直向后射去。白玉楼大惊,急忙加摧真气,但这一下出其不意,白玉剑极为锋利,一剑将他的发丝削了几绺下来!

  世宁身子大鹤一般飞起,腾空将舞阳剑握在手中,一声清啸!

  他心中的怒气仿佛都在这一啸中宣泄而出,身子翻腾,宛如一片乌云般将月光遮住,凌空一剑,向白玉楼刺了下来!

  大悲极乐剑法,本就以情绪为重。世宁这一剑,正合了剑意,紫府真气丝丝从舞阳剑锋中透出,化作一团紫色的彩雾,怒卷嘶啸,向白玉楼当头戮下!

  白玉楼发丝被削,心中不禁大怒,但他的剑法,要旨却是优雅,心中越静,剑法中的威力便越是发挥得淋漓尽致。此时一怒,剑法便打了个折扣。白玉剑连环震动,逆刺而上。

  但月光全被世宁的身子挡住,白玉剑便有些黯淡无光。世宁与舞阳剑仿佛合为一体,泰山压顶般当头砸下,白玉楼忽然没来由地感到一丝恐惧!

  暴猛的真气冲激怒旋,在两人身侧炸开。世宁一剑斩在白玉剑上,招式更不停留,身随剑走,刹那间就连出十六剑,每一剑都重重砍在了白玉剑剑身上!

  紫府真气升腾而起,宛如一张极大的网,将白玉楼笼罩住。他被逼无奈,只好每一剑都硬接。舞阳剑乃是天下第一等的名剑,锋利无比,这十六剑斩完之后,就听白玉楼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啸。

  白玉剑上斑斑点点,尽是砍出来的坑坑洼洼,已经不成样子了。世宁笑道:“看来你倒是配用这把剑!”

  白玉楼眼睛倏然抬起,目光中尽是愤怒,大声道:“我要杀你!”

  他的身子突然迅捷无伦地冲了上来,这一招快到不可思议,世宁大惊,本能地一剑挥出!只见他长长的衣袖一抖,空中猛地响起一声嘶啸,一只极细极长的黑色从他袖子中窜了出来,啪啪一阵脆响,那条蛇口急速张开,竟然一直裂到了腹部,一口咬住了舞阳剑!

  那蛇的力量极为巨大,竟然硬生生地将舞阳剑咬住,世宁一下子刺不下去。

  他吃了一惊,叫道:“你……”

  白玉楼趁着这片刻的耽搁,身子已然抢到了世宁的身前,双掌结结实实地击在了世宁的胸膛上!

  世宁只觉胸口一阵翻涌,白玉楼的掌力宛如排山倒海一般袭了过来。他一声大叫,一口鲜血喷了出去。白玉楼不及躲闪,被这口鲜血喷了满脸,登时面前一片血红,看不清事物。他大吃一惊,身子急速后退,世宁奋起真气,一剑劈空斩下!

  那条乌蛇被他强猛的力道硬生生地撕成两半,随着世宁的剑势展动,重重轰在地上,登时砸开一个大坑。世宁双目如针,紧紧盯着白玉楼,厉声道:“你这蛇从哪里得来的?”

  白玉楼被他盯的有些不自在,强行冷笑道:“管你什么事?”

  他的身影晃了晃,急速向外退去:“我们会再见面的!”

  世宁望着他的背影,沉吟着,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接着,他望向城门的方向。

  他的身影晃了晃,急速向外退去:“我们会再见面的!”

  世宁望着他的背影,沉吟着,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接着,他望向城门的方向。

  难道是红姑娘的主人派来的?

评论区

表情

共1条评论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

随机新闻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