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站!
第十二章 笑戏媚娘 美人迎主
  • 小说名称: 第十二章 笑戏媚娘 美人迎主
  • 更新日期: 2020-02-05 13:56:51
  • 小说作者: 鬼谷子
  • 下载地址:  字数有限,下载看完整版
  • 授权: 转载
  • 小说状态: 已完结

相关章节

第十二章 笑戏媚娘 美人迎主

  白胜非离去后,邱少清也换了个地方。他觉得找个显眼的地方人易发觉他,岂不知这老山老林人迹罕至,谁到这来做什么呢?

  邱少清把玉牌坐在腚下,正错昏欲睡,忽儿,丹田处发出“哗哗”流水声,他惊了一下,连忙正身坐好。流水声愈来愈小,但他却极真切感到,丹田之处水慢慢上升,似乎要漫过他的头顶。随之,周身的“水”旋转起来,越来越快,直转得邱少清脑裂耳鸣。一声巨大的声响,旋转的“水”从他的“百会穴”直冲云霄,片刻,四周寂静,邱少清也感不到自己的存在了。

  他的身子一抖,脑中突地出现了莽莽苍山的形象,邱少清可通过这个内景,看到周围的一切。他心中大喜,这无疑给他的生命带来新的希望。

  他自然不知这是“外景入内”的内功境界。这种境界给邱少清带来的欢乐是极有限的,因为他一动,外景入内的形象便骤然不存。他又陷入了新的绝望。正当他心灰意懒之际,脑中风雪大作,暴雨连天,忽地,额下“天目穴”突突一阵急跳,仿佛有股泥浆喷出,隧道洞开,一束幽光从“天目穴”射出。邱少清顿时看见了周围的一切,他惊喜万状,大叫一声,冲天而起。

  邱少清至此,终于打开“天目”重穴。

  现代人也有打开“天目”的,但只是小乘境界,至多能透视,探病,没有多大前景,它还停留在“神不理气”的境界,和邱少清的开“天目”相距十万八千里,就如两只猴子,一只成了人,一只仍然是猴的差距。虽然那只猴子也可能变成人,但毕竟还是猴子。

  邱少清的“天目”打开,实际上是打通了智慧之路,达到了“光通道形,无大无小”的境界,就是说,在邱少清面前,万事万物都没大小之别。他的“天目”发出的智慧之光就是他奔行的速度,换句话说,他可以化光而去。这比宁玛派现存的“月娘”而去要高明多了。

  当然,这还不是邱少清身法的全部,他的光芒要比单单以光速而行灿烂得多,他的“天眼幽光”不是普通的目光,而是和“神”混为一体的光,速度是可变的,能大到极快,也能弃而不用,慢着和风。

  邱少清目前功力尚浅,还不知如何运用自己的神通,他只被能看见光明的喜悦陶醉了。

  他顺着山跑了一阵子,慢慢平静下来。

  他取道向东,寻找那个曾使他绝望欲死的村庄。寻找了几天,不见踪影。他坐在一块石头上望着南方出神,忽听一个女人的声音叫他;“邱少清,你不配人玉宫,趁早放弃那替人受难的幼稚想法,把玉牌还给一个叫江俊生的公子。”

  邱少清心中好恼,你有什么了不起,竟敢小瞧我邱大爷?他“哼”了一声说:“你说我不配,那我偏闯一下不可,死活用不着你管。”

  那女人的声音突然威严起来:“你不听我良言相劝,绝难逃一死!”

  邱少清笑道:“你少操心,邱大爷怕过谁?小小玉官,弹丸之地,还没在我眼里呢!”

  那女人“哼”了一声,冰冷冷地说:“你执意如此,闯关之时,就是你丧命之日。”

  邱少清“嘿嘿”笑起来:“你别话专挑大的说,我不吃那一套,想当年……”

  邱少清本想吹一通,想到自己并没有什么可夸耀的,便闭言不语。其实,连他都觉滑稽,哪有什么想当年呢?那女人再也没说什么。

  邱少清走进一家大酒店,要了雅座,独自饮起来。他换上一身新衣,也有几分英气。

  他的眼睛虽然不能看见什么,但却没流淌,仍是如好眼一般,不知情的人是看不出他的眼睛瞎的。他的眼睛瞎了的传闻也是伤他的人见他眼睛流血和动作狂乱无准推测的,若是他们此时与邱少清相见,恐怕也要被邱少清的眼睛何以会“完好无缺”惊惑。

  他坐在那悠闲自在,不时向四下扫望。忽见走进两个人来,正是江俊生与玉童。邱少清不认得他们,只觉这两人身手不俗。他不动声色,偶尔瞟他俩一眼。

  玉童说:“白胜非怎会不见了呢?”

  江俊生看了他一眼道:“那小子不会沉着气的,他早晚还是会把玉牌交给我的。”

  他们两人边吃边谈,毫无顾忌。

  这时,只见三人慌慌张张进来,这三个人正是道姑清惠及师弟。他们进了店,四下一扫,坐到邱少清东边的僻静处。他们似乎正被人追赶,躲进饭店来的。要了酒菜,她们惊恐地张望。

  片刻之后,笑媚娘和拒春花等又走进来。

  笑媚娘一眼看到清惠,便说:“清惠道姑,你跑什么,我们叙谈一下吗?”

  清惠道姑似乎饿了,只顾吃饭,不睬她们。

  笑媚娘与姬春花坐到一旁,看着他们师姊妹三人。

  清惠道姑与姬春花等都是认识邱少清的,也不知为什么,她们刚才都没注意到他,笑媚娘眼光敏锐,惊叫了一声,这时众人都把目光集中到邱少清身上。

  邱少清如无事一般,并不把眼前的一切放在心上。

  叶凤道:“邱大侠,你也刚来此地?”

  邱少清冲她点点头,没说什么。

  姬春花看邱少清要比传说中的神气,更不是什么瞎子,不由心惊肉跳,难道这小子又获什么奇遇不成?不然眼睛何以好啦?看来,他是不易战胜的,生命力之强也无与伦比。

  她把目光移向别处,思谋对策。

  笑媚娘也不敢太放肆,她也觉得有种压力,她任性放荡的心还从没有这么不自在过。她想恢复以往的那种满不在乎的心境,可她努力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可见,恐惧感每个人都有。

  江俊生在一旁暗自纳闷,这些人怎么对一个年轻的小子如此惧怕不安呢?他心中有些愤愤然。明珠与石头在一起,她们竟注意上了石头,一群没长眼的东西。

  他虽然心里不平,可别人仍是那样,没有一个人把他放在眼里。他朝玉童示意,想把注意力引到自己身上来。

  玉童向前挪移了一下,端起一杯酒,轻轻一送,直飞邱少清,可酒杯到中途,忽地拐了弯,一下子击到笑媚娘头上,酒泼了她一头,这下可惹火了她,一肚子火正没处发,反臂一掌,劈向玉童。她以为定能把玉童打个人仰马翻,谁知,竟一掌拍在自己的腰上,玉童“哼”了一声。

  笑媚娘傻了,今天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撞鬼啦?

  玉童也十二分不自在,往日出手,无往而不胜,今天却破天荒地出了意外,真是邪门。

  奇怪事并没有中止,反而多起来。

  玉童前面的菜平白无故地飞起来,一下子泼到他头上,菜儿、油儿、浆儿全泼到他身上,脖子被菜汁儿弄得油腻腻;玉童大怒,脸色惨白,这对他来说,实是奇耻大辱,但要找人动手,却又不知是谁所为。

  笑媚娘哈哈笑起来,她这一笑,用上了十成功力,顿时饭店里的众人,特别是食客,上吐下泄,满地打滚,各种怪举动都施展出来,看谁表演得好,会武功的几个人却没有事。这使笑媚娘大骇,她所以笑,是借题发挥,以此来攻击玉童,既然众高手都无事,她还有什么必要再笑呢?

  江俊生冷笑道:“仙子,你这点微未之技也要显能,不怕别人笑话吗?米粒之珠也放光华,实在可笑。”

  笑媚娘盛怒难抑,厉叫一声,侧身欺过去,掌一目,一式“金橹拨水”拍向江俊生的面门。她的身法可以说够快了,可江俊生为了显示神功,人突然不见了,等笑媚娘的掌扫过,他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还是和刚才一样坐着,谁也不知那瞬间他上哪里去啦。

  笑媚娘知道遇上了“三幻庄”的人,后退一步说:“我们同为朝廷效命,你又何必故弄玄虚?”

  江俊生笑道:“你动手打我,躲也不行吗?”

  笑媚娘无话以对。

  邱少清一直看着他们,却什么也不说;慢慢掏出白胜非给他的玉牌,在手里摆弄。

  江俊生大惊,眼里露出骇人的凌芒。这玉牌是他欲得之物,怎能让别人随意玩弄?他毒毒地点点头,玉童突然发难,身形一闪,右手抛出许多白色的米粒大小的东西,仿佛一团雾气,罩向邱少清头顶。

  就在这时,邱少清手中的玉牌忽地飞起来,在空中一施,所有粒子都吸到玉牌上,然后轻飘飘落下。那玉牌如有了生命一般,似乎根本不用人操纵。

  玉童骇极,迟疑了一阵,伸手便抓,玉牌弹射而起,那些白粒子全被“它”抛出去,射向玉童。

  多么怪,一个人与玉牌交手,不可思议。

  江俊生在一旁突地下手,玉牌儿不见啦,谁也没看见到哪儿去了。江俊生平生第一次失手,隐约感到遇上了可怕的强敌。他脸色阴沉,暗下决心。

  突地,他乍然不见。两手成爪,抓向邱少清。其他高手还没明白过来,江俊生便喘着粗气又回到了座位上。

  他脸色青黄变化不定,内心似被油煎了一样,痛苦万般。他的绝对自信受到了挑战,或者说他妄自尊大的心理平衡被彻底破了。第一高手的梦破灭了,纵然取食了龙参,也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仍然还知道,玉官里的高手都比他现有的水平高出一大截子。

  邱少清这时才开口道:“小小江俊生,何能之有,竟想抢夺玉牌,你不怕被人耻笑吗?”

  江俊生身子颤起来,恨恨地说:“我总有一天会让你知道厉害的。”

  邱少清没言语,看着他笑起来。

  在邱少清眼里,江俊生确是个可造之材。他眉心处紫气已现,灵气渐生。如果让他修习玉牌上的武功,也许成就不可限量。

  邱少清心里有些矛盾,江俊生是我的敌人,如果此时消灭他,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但这样岂不毁了一段天缘,说起来那倒成了我不能容人啦,假使他修成了玉牌上的武功超过我怎么办,那样岂不断送了我的生路?可不让江俊生把玉牌拿走,又觉自己小气。

  最后,他心一横,把玉牌扔给江俊生,轻轻地说:“你再练上面的武功去吧,我给你一个公平角斗的机会,当然,我更希望你心胸宽一点,把这次不愉快忘记。”

  江俊生“哼”了一声,抓起玉牌,转身而去。

  邱少清说:“护清教的爪牙们还不快滚,在此等什么?”

  笑媚娘等人心中虽恨,也只好离去。

  清惠道始连向邱少清道谢。

  邱少清问:“你们可听说过玉宫的事吗?”

  清惠道姑说:“只是略有耳闻,说是在天虎山,那是个神秘的地方。”

  邱少清点点头,出了饭店。

  他一路上问了许多人,终于找到了天虎山。

  这天,他在山下睡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他便向山上攀登,来到李志心他们曾停留过的石像前,站了一会,刚要离去;那石头里飘出了声音:“你是何人,可有玉牌吗?”

  邱少清看了一会儿石像说:“你这东西也会说话了,可见功力不凡。”

  那声音忽地冷起来:“你少要放肆,玉官是不容人前来撒野的。”

  邱少清笑道:“我是玉宫的主人,难道你不清楚吗?”

  “胡说!”那女的道,“你这样的人岂配做玉宫的主人?”

  邱少清笑问:“什么人才配呢?”

  那女人说:“只有闯过三关的人才配。”

  邱少清笑道:“别说三关,一千关我也能过,来吧,把‘关’拿出来。”

  那声音突然消失,在邱少清面前出现了三个人,竟是李志心,月娘,柳妙云。

  邱少清笑道:“你们三个人就是三关吗?”

  李志心冷然说:“阁下说错了,我们三个是头一关,你过了我们这一关,才有资格过后两关。”

  邱少清点点头说:“看来你们的身手都比江俊生那小子强,我高看了他,低估了我,现在我才知道,你们所使手法是‘借气而遁’,不是‘遁地术’”。

  李志心三人吃了一惊,他们料不到邱少清会猜出玉官的身法。其实,邱少清是感觉出来的,不是猜,他能感觉对方内气的运动和脑中所想。

  邱少清摇头晃脑地说:“小菜一道,何难之有?”

  李志心点头微笑:“但愿你能行。”

  邱少清“哈哈”大笑起来:“你们放心吧,说不定我们还要在一起呢?”

  李志心一抱拳说:“按玉宫规矩,我们要试一试你的神通。”

  邱少清笑道:“行,你们出手吧,一切都不在话下。”

  李志心看了月娘一眼,三个人站成一圈,把邱少清围住,同时出手,他们的“劳宫穴”

  发出强劲的内气,李志心的内气耀眼雪白,月娘的内气鲜红如血,柳妙云的气束绿中透青。

  六道气束交叉一起,上下舞动,渐而旋转,立时间组成气束的大浑团,气势恢宏,恣洒昂扬,气象万千,森森茫茫,仿佛能充斥天地间。他们的内气束本来具有无坚不摧的威力,那料想射到邱少清身上,全被弹射回来,一射一弹,极为好看。

  三个人互相点头,吸了一口气,突然消失,整个人化成了闪耀的光芒。

  邱少清一惊,好象伙,他们修成了西藏宁玛派的“月娘身法”。

  邱少清所讲不错,这正是李志心他们在玉宫短期内的成就,名唤“大气长虹”。虽然他们的虹光威力极强,怎奈在邱少清面前,一点也显不出它们的力量。

  三个人长叹一声,发虹归体。

  李志心道;“请问圣君何姓?”

  邱少清笑起来:“你们这么一客气,倒让我有些不自在啦。我叫邱少清,你们叫我邱大侠吧,我喜欢得紧。”

  李志心笑道:“遵命。邱大侠,你要闯的第二关是我们玉宫的总管娘娘,身手强过我们多多,你要千万小心。”

  邱少清笑了起来:“你们怎么关心起我来了,玉官上下应该同仇敌忾才是?”

  月娘笑吟吟地说:“我们在玉官寂寞久也,都渴望宫主早早入宫,怎会不向着你的?”

  邱少清心花怒放:“好,我若做了宫主,说不定封你二宫主,哈哈……”

  月娘说:“你只要答应放了我们,就感激不尽了。”

  邱少清一怔,忙问:“怎么回事?”

  李志心说:“邱大侠多多留意。”

  三个人同时消失不见。

  邱少清感叹了一声,又摸了一会石像,举步上攀。

  他刚到两棵树前,一个柔长而湿厚的女人声音传来:“邱少清,你能闯第一关,功夫可见不凡,多少年来,江湖上还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你要小心,我发招了。”

  邱少清一楞,不见面如何发招呢?突然,他看见一张硕大无比银色大网向他罩来,每个网结处放射出极强的银芒,邱少清没有动,他收摄心神,护住周身各大要害,狂跳的心顿时平静下来,那张网落下好几次,都被邱少清的无上大气顶了回去,陡然间,那网化做一个白衣如雪的绝代风华的美人,飘飘然落在邱少清面前,脸带微笑,迷死人啦。邱少清虽不是好色之徒,也没见这样的美人,甚至连想都想不到世上会有这样的美人。

  她笑涡如花,甜甜地说:“你过了玉宫第二关,天下可称君了。最后一关是我们的门主,你要小心。”

  邱少清笑道:“多谢仙子美意。刚才你化作的是不是‘银星北斗气’?”

  美人笑着说:“是的。这种功夫创于宋代。元末时我们的门主才学到手,传到今天已快三代了。”

  邱少清点头道:“你刚才所使之法,是否有‘心印相鸣法’?”

  美人点头应是。

  邱少清觉得玉宫的人怎么都会些奇招怪术,不觉问道:“难道你们就不能动手过招,非用这些奇异之术捉弄来闯关的人,这简直是……”他了不知道后面的话该怎样说了。

  美人小声说:“妾身不恭,还请大侠原谅,以后怜惜我。”邱少清见她可怜兮兮,笑道:“你放心吧,我不过随便问问而已。据说‘心印相鸣法’可使人血液快速流动,心脉狂跳难抑而死?”

  美人点头道:“这是一种遥控人体血压升高的功夫,它能让一个人的血压在瞬间之内升高十倍,血管破裂。只要你平静不下来,人马上就完。”

  邱少清微笑不语。过了一会,他喃喃道:“我的感觉是不错的。”

  邱少清所以能知道一切,完全是从对方的内气变化感应出来的,如果美人施展神功时不知或不想功法的名字,邱少清就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功夫。

  美人所显示的手段,不是小说家言,更不是神话传说,而是确实发生在中国古老的土地上,是中华浩大武学的一部分。可惜的是,这些人们以之为神的奇法都失传了。或者其法还有,只是人们无那种机遇,修不到古人那般境界。

  美人离去后,邱少清来到李志心他们曾被惊呆的地方。

  邱少清所见的每根石柱上,都坐着一位“莲花姑娘”,她们人如花蕊,面似桃红。

  在中间的大石柱上,端坐一位美丽得无以复加的少女,她有二十多岁,圣洁无比,长发披肩,身穿绿中透白的纱绸衣,肤如美玉。她头顶一个三十六颗蓝宝石组成的发圈,在日光照耀下,发出盈盈的光芒。

  邱少清仔细数了一下,总共有一十六位美人,她们的年龄虽然大小不一样,但个个都是绝世风采,哪位丹青妙手若能绘下此时的情景,定是一幅价值连城的“群仙图”。

  中间的美丽姑娘轻轻开口啦:“邱大侠,这是你要闯的第三关,叫做‘众女迎主归’,又名‘莲相映河汉’,威力非同寻常,你要小心啊!”

  邱少清从没有听到过这么美的声音,欢欣地说:“没问题,你们动手吧。”

  那少女点点头,玉手一挥,霎时之间,邱少清听到嗡嗡隆隆的响声,他觉得整个无虚山都转动起来,不由骇然。

  乖乖,这一招果然厉害!实际上,天虚山并没有转动,那不过是他的幻觉罢了。但他眼里的众女却是在飞快地旋转。

  渐渐地,人影也多起来,四面八方,里三层,外三层,重重叠叠,把他围得风雨不透,每人伸出一只玉掌,在邱少清的天眼里,似乎有万丈长,其表如冰,其形如玉,重有千钧,势如天崩。数不清,密密麻麻的掌影要把邱少清吞没。

  那内劲的狂潮,比海啸的威势不知强过多少倍。邱少清不敢大意,急忙提功护身,那无限大的内劲一下子把他拍扁,可是,他的身体弹性实在太好,众美人的内劲一消,他马上又恢复了原样,毫发无损。

  邱少清哈哈大笑:“三关我可是全闯过啦,别再为难我了吧?”

  众女子从石柱上飘落而下,一齐跪拜邱少清:“参见宫主。”

  邱少清一怔,马上明白过来,忙说:“快快请起。”

  总管美人指着那位二十多岁的姑娘说:“宫主,这就是我们门主。”

  那姑娘向邱少清行了一礼说:“妾身蒋碧欣参见宫主。”

  邱少情连忙摇手说:“使不得,使不得。”他笑着问总管,“到底是我的官大,还是门主的官大?”

  众女子都笑起来。

  那总管美人轻笑道:“明天,玉官要举行您入官为主大典,一旦您成了玉宫之主,我们都是你的人,门主更是你的人。”

  邱少清摇头说:“我喜欢自由自在,不想为无为琐事所烦。”

  蒋碧欣说:“你以后就觉得玉宫比什么地方都自在。”

  邱少清笑而不语。

  邱少清本是不想做什么玉宫之主的,怎奈,他经不住众女子劝哄,第二天,便冠冕堂皇地成了玉宫的主人。

  他这下可不孤独了,身边有这么多美丽的“女官”陪着,谈论奇闻异趣。

  邱少清道:“你们的身手这么高,练了那块玉牌上的武功也闯不了三关,连我都差一点被你们按扁,弹不起来了。”

  众女子又是一阵大笑,多少年来,她们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

  这时,总管美人玉玲从外面走进大殿,对邱少清说:“宫主,江俊生手上的那块玉牌该收回,别让那小子再做美梦了。”

  邱少清笑道:“你是一宫之总管,这些小事你有权作主,随便怎么都可以。”

  玉玲一笑,走出大殿。

  一个俏玲珑的美人道:“宫主所言不差。那玉牌上的武功心诀,只是玉门武功的总要,玉门的许多细微处,是不会写在那上面的。当年门主为了制造那块玉牌费了不少心血,原意也是为了抛砖引玉,使外派武功与玉门武功相溶合,谁知一抛出去,就寂寞无声了,根本没有人能闯过第一关。后来,门主也就心灰意懒了。不料昨天您闯了进来,可见天下人不可小瞧啊!”

  邱少清笑道:“我当初可不是为夺宫主之位才来的,是为替白胜非一死,谁知竟歪头斜脑的碰上啦。”

  众美人又是一阵俏笑。

  邱少清沉想了一会儿,突问:“我闯得第一关可是三个玉奴守的?”

  “是的。”一个秀丽的美人说。

  邱少清笑道:“你们可听我的?”

  众女子一怔,答:“当然听宫主的。”

  邱少清说:“那好,把他们三个人叫来。”

  一个美人去了不大一会,李志心三人便随她来到殿内。

  邱少清说:“你们可以出去了。但要记住,不许以玉门武功伤人,否则,这么多神仙姐姐是不会饶恕你们的。”

  李志心等人大喜,忙向邱少清参拜。

  一美人雪白长纱一舞,在李志心三个面前旋了一下,解了他们受制之穴。三人同时长出了一口气,谢天谢地。他们又向众位美丽的玉门子弟躬身施札,然后飘飘而去。

  邱少清正与她们嘻笑,玉玲神色灰暗地冲冲走来,惊叫道:“大事不好,江俊生手中的玉牌被粉碎了。”

  众女子慌忙而起。

  邱少清有些不解,玉牌上的武功你们都会,坏了一块玉牌,何以大惊小怪?他微一用心,便感受到她们的心理活动。

  玉玲说:“快去禀告门主!”

  一个美人欲去,不由自主地瞥了邱少清一眼,邱少清笑道:“不必顾忌,你们有事尽管做好了,反正我这个宫主也不会真当。”

  他原是宽那女子的心,意是我不会怪你的,更不想干涉你们的事。可那女子反而不敢去啦,宫主乃至宫之主,他若恼了,后果更不堪设想。

  玉玲慌忙向邱少清解释道:“宫主您别误会,我是一时习惯不过来,再说您还不太了解玉牌的秘密。”

  邱少清正要说什么,门主蒋碧欣忽儿飘然而入,她那灿烂的光彩令邱少清神迷,他刚要起身问好,蒋碧欣却极威严而又柔情地说:“宫主在此,有事何必告我?”

  玉玲惊恐说:“这是我的罪过,请宫主宽恕。”

  邱少清为了打破沉郁紧张的气氛,哈哈笑起来:“我们何以怕外人呢?玉门武功玄奥奇妙,外人纵有破解之法,也未必有天虎山之灵气呀?”

  蒋碧欣坐到邱少清身边,玉质馨香飘进他的鼻孔,他手在暗处轻轻抬起,想抚摸一下她的娇躯,突地一抖,没敢碰又把手放下,同时四下扫望,看有谁发现了他的举动没有。

  蒋碧欣看了他一眼,柔和地说:“我们玉宫不妄自尊大,但也不能妄自菲薄,我们保护自己的能力还是有的。”

  众人都不说话。

  蒋碧欣又道:“总管,你把玉牌的秘密告诉宫主。”

  玉玲轻声说:“玉牌之质,是天虎之精,虽为玉,实乃精坚,它象征着我们的玉门武学。如果谁的内劲毁了玉牌,那么他的内劲就是玉门派内气的天敌,那样,玉门派就有玉石俱焚之祸。”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随机推荐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