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站!
第十六章 心禅魔主 狂涛丧命
  • 小说名称: 第十六章 心禅魔主 狂涛丧命
  • 更新日期: 2020-02-05 14:47:27
  • 小说作者: 鬼谷子
  • 下载地址:  字数有限,下载看完整版
  • 授权: 转载
  • 小说状态: 已完结

相关章节

第十六章 心禅魔主 狂涛丧命

  焦急中,三人不自觉的同声说:“掌门,还是我先进去看一看吧!”

  已将长剑由接过来的邱少清,立即淡然一笑说;“你们放心,我会谨慎小心……”

  话未说完,玉玲几乎是同时奋勇地说:“掌门,还是让我先进去,我一定能将石龙引出来!”

  邱少清知道自己的态度必须坚定才能打消大家争着进入石洞的念头,是以,面一沉,毫不客气的问:“你们自信武功比我高,眼力比我强,还是轻功比我跑得快?”

  如此一问,所有的人都没话说了,因为这不是争先牺牲的问题,而是白白牺牲了依然于事毫无补益,甚至牺牲在洞内,外面的人还不知道,因为不知道这座石洞究竟有多长。

  他们对邱少清的话绝不会感到刺耳或不服,因为这是事实,在场的人没有一人的武功高过他掌门,只有邱少清进洞,才有自保的能力。

  邱少清看了众人一眼,放缓声音,继续说:“我进去自会谨慎行事,有什么困难我也会向诸位请求解决的问题,如果情势不利,我也会很快的退出来,绝不随意向石龙攻击。”

  如此一说,众人纷纷颔首,表示安心同意。

  蒋碧欣这时已在怀中的小玉瓶凡倒出一粒淡黄色的药丸,走至邱少清身前,和声说:

  “你把这粒‘大凉丹’含在口内舌下,不但清香满口,而且鼻中可闻不到腥气,不妨试试!”

  邱少清不便拒绝伊人的好意,含笑道了声谢,立即将“大凉丹”接过来,顺手放进口内,略微一顿,“唔”的一声,愉快的笑着说:“不错,香香凉凉的,的确是驱毒散避的妙药!”

  如此一说,蒋碧欣反而不好意思了,赶紧含笑说:“你过奖了。”

  邱少清颔首笑一笑,又望着南海神尼和蒋碧欣等人道:“诸位请不要太接近洞口,我随时会将石龙引出来。”

  说罢,手执手剑,径向洞内走去。

  南海神尼和祁志娟、蒋碧欣一见,不自觉的再度叮嘱说:“掌门千万小心!”

  邱少清没有说什么,仅回头向她们挥了挥手。

  洞内的光线愈来愈暗,邱少清暗凝神功,罡气护身,他以不疾不徐的步子一面前进,一面打量着洞中的形势。

  洞内十分干燥,并有丝丝凉风回绕,显然洞中另有隙缝或小孔通到洞外的崖顶上,也许是口中含着“大凉丹”之故,洞内已闻不到由石龙身上散尘的腥气。

  洞势并不太弯曲,而且,愈深入愈宽广愈高大。

  看看将至洞的底部,依然没有看到石龙的踪影。

  正感迷惑,左前方的弯洞深处,突然传来一声示威性的石龙低啸。

  邱少清心中一惊,急忙止步,凝目向左一看,发现向左弯的支洞内,似乎有阳光透进来,很可能是洞的另一出口。

  邱少清摒息走至支洞口的边缘,转首向内一看,只见石龙就昂首竖头的据守在数丈以外,一道数尺方圆的阳光,经由洞顶的裂隙中斜射下来。

  石龙一见邱少清探首,立即怒目闪光,前扑丈余,张开血盆大口发出一声刺耳难闻的沙哑怒啸。

  邱少清运功护身,手中竖握着手剑,只要石龙飞扑出来,他立即转身退走。

  但是,石龙前扑了丈余,立即停止,而且不停的发威怒啸,同时,又匆匆的退了回去,想是惧怕他手中的长剑。

  邱少清这时才看清了石洞的底部没有出口,而是许多怪石形成的石洞,在石洞的顶部,有许多钟乳石垂下来。

  邱少清突然发现阳光快要照到石壁上,有一个雀巢形的半圆石臼,而石臼的边缘处,支生着一枝叶逞碧绿,其花紫红的畸形花草,而在石臼花草的上方,高高的洞顶上,正有一个纤而细长的钟乳石笔直的垂下来,而钟乳石的尖端,恰好对正石臼的中央。

  由于距离尚远,看不十分真切,不如这个奇妙的钟乳石,是否有玉乳渗下来,因为靠洞底的钟乳石上,俱都有潮湿渗水的现象。

  邱少清看了这情形,知道那可能是一株灵芝仙草。

  说话之间,阳光已渐渐移近那株奇形花草处。

  邱少清凝目一看,花叶碧绿,果有七瓣,紫红花朵,厚而坚实,光泽中似有黑褐色之点状物生于花上。

  看罢,高兴地自语道:“不错,是一株仙草!”

  他想石龙守在洞中,可能就是为了这株灵芝仙草,它一直不肯向自己扑噬,很可能是为了保护那株灵芝,而不是惧怕自己手中的长剑,得设法激怒它,把它引到洞外!

  邱少清深觉所想有理,立即走前数步,立身支洞口下。

  一直没停止低吼发威的石龙,一见邱少清走至洞口的中央,怒吼一声,再度作着怒极欲扑之势。

  每当石龙仇怒之际,它的肉冠和背峰,必然坚竖挺立,红光闪闪,同时它的双目也射出强烈的蓝绿光芒。

  邱少清知道石龙正在惊怒交集,是以,先以“弹指神功”,轻轻举起左手,照准石龙的颅顶猛力弹出——

  铮然一声轻响,惹的石龙昂首大吼一声,同时,四腿符起,腹部离地,似有飞跃扑击之势。

  邱少清见弹指有效,立连弹雨指。

  果然,石龙大吼一声,张开血盆大口,疾奔过来。

  邱少清不敢怠慢,急忙转身,如飞奔向洞外。

  但是,石龙扑至邱少清方才立身之处,立即停下身形,张着血盆大口,不停的发着吼声。

  这时石龙已到了宽大广阔的石洞边缘,邱少清的处境比较危险,因为洞中的空间和石龙的体积相差不多,如果石龙将身形竖立起来,头部可以吻到洞顶,而它的尾部旋飞横扫起来,可以扫及洞中的每一个角落。

  邱少清见石龙果然不追了,心中十分生气,但他不得不谨慎行事。

  于是,心中一动,暗运神功,左掌照准石龙的头颅,猛力拍出——

  碰然一声大响,竟然有火星溅出。

  石龙的头颅被击得猛一摆动,吼了一声,非但不向邱少清攻击,反而迅退向支洞内退去。

  邱少清一见,顿时大怒,大喝一声,飞身纵了过去,立身支洞口前,照准一面低吼一面后退的石龙头颅,运集功力,左掌边界翻,一掌接一掌的打去。

  邱少清是何等功力,坚石尚且被他的遥空掌击碎,何况石龙的头颅?

  是以,当石龙张开血盆大口怒吼时,邱少清的掌力哈好击在它的森森利齿上,“克克”

  声中,几颗锋利牙齿,立即击落。

  石龙被击的不停后退,突然怒啸一声,张口吐出一道紫红光芒,一个鹅卵大小的火球,直向邱少清的面门疾射而来。

  邱少清一直记着齐昭的话,只要石龙的精珠喷射出来,务必斩断它口中的精气,将内丹攫夺过来,石龙失去内丹,即使不被杀死,三五日后也会萎缩自毙。

  是以,心念间,一俟精珠射至面前,立即倒身仰面,右手长剑照准拖曳在精珠后面的内丹精气挥臂斩去!

  果然,长剑的锋利亮尖划过精珠后面的紫红光华后,光芒立失,精珠继续向前射去。

  邱少清不敢怠慢,旋身立起,左手一招,立即将飞过的精珠摄至手中。

  也就在邱少清将精珠摄至手中的同时,失去内丹,形如疯狂的石龙,已大吼一声,疾扑过来。

  由于精珠柔软滑热,就好像半熟的蛋黄一样,邱少清正感吃惊,不想石龙又疯狂扑到。

  邱少清这一惊非同小可,大喝一声,飞身向沿口驰去——

  这一次石龙没有停止,而且,一出支洞口便飞纵而起,张开血盆大口,径向邱少清噬去。

  邱少清何等身手,速度快如电掣,一进狭长石洞,即见洞口处站着有人,心中一急,大喝一声:“快些退至远处。”

  由于身法太快,喝声甫落,身形已到了洞口。而因为关心邱少清安危的南海神尼等人,刚刚凑近洞口便听到了邱少清的惊急喝声,是以,纷纷向左右及身后飞身暴退。

  邱少清飞身纵出洞口的身形,和闻声后退的蒋碧欣仅仅差了一步距离。

  但是,形如疯狂的石龙并没有停止,它也在邱少清身后两三丈处,飞身纵出了洞口,张着血盆大口,仍向邱少清噬去。

  纷纷纵向洞口左右的南海神尼等人,没想到石龙竟会紧跟着邱少清的身后两三丈飞奔出来,而且,一出洞口,凌空跃起,张着血盆大口,仍恶狠狠的向邱少清噬去,是以,都吓得面色大变,纷纷大喝惊呼!

  面对洞口飞身疾退的蒋碧欣,一见石龙张着血盆大嘴,露出森森白牙,紧跟情郎身后噬来,更是吓得花容失色,张口尖呼!

  邱少清一看这等形势,知道业已十分危急,必须趋势反击石龙才有生路,为了左手便于施展,他无暇多想,趁蒋碧欣张口尖呼的一刹那,左手一送,一颗柔软如蛋黄的石龙内丹,已飞进蒋碧欣的樱口内。

  蒋碧欣只见红影一闪,一颗柔软滑热的东西已被情郎送进口内,“咯”的一声,已滑进喉内。

  但是,就在精珠进入蒋碧欣口内的同时,邱少清已大喝一声,回身反扑,身形闪电一族,已到了飞跃噬来的石龙腹下。

  邱少清那敢怠慢,再度一声大喝,手中长剑,运足功力,猛向石龙的腹部划去——

  只见长剑过处,锋利的剑刃尽没石龙的腹部之内,由前腿之间,直达龙尾,俱被划开。

  但是,身形庞大,形如疯狂的石龙,却依然飞纵数丈,“轰”的一声栽进高大的乱石中,继续挣扎跳动了几次,怒吼了几声,才软弱的伏在地上不动,腥气扑鼻的鲜血,由它的腹下急速的流出来。

  南海神尼、祁志娟以及陆云凤和“悟空”等人,一见石龙堕进乱石中急促喘气,纷纷奔了过去。

  邱少情虽见石龙栽进乱石中,但他没有过去,因为他仍想着蒋碧欣吞下石龙内丹的事。

  于是,转首一看,发现蒋碧欣正倚坐在一座怪石下,满面通红,汗下如雨,柳眉紧蹙,樱口紧闭,看样似乎是非常痛苦。

  邱少清看得心中一惊,飞身纵了过去,立即将蒋碧欣揽在胸前,同时,焦急地问:“碧欣,你觉得怎样?”

  蒋碧欣呻吟了两声,喘息着说:“整个胸膛的小腹,好似装满了火……”

  邱少清一听,知道蒋碧欣的功力尚浅,无法将石龙的内丹精华运用功力纳入丹田内,是以,急忙将长剑放在地上,右掌立即贴在蒋碧欣的“命门”上。

  同时,左手一面按摩蒋碧欣的胸腹,一面关切的低声说:“我帮助你将热力纳入丹田内,你快凝聚功力调息!”

  话声甫落,数丈外的高大乱石间,已传来了齐昭的焦急声音,嚷着说:“大家快设法将石龙的身体翻过来,必须在它未断气前将内丹取出来……”

  邱少清听得心中一动,立即将朱唇凑近蒋碧欣的耳畔,悄声说:“没人看到你服石龙内丹,稍时他们问起,你只说被一阵罡气撞昏了就成了。”

  说罢,立即将真力输入蒋碧欣的“命门”内,帮助她凝聚石龙内丹的精华。

  就在这时,数丈外又传来邹杰的叫声:“哎?掌门呢?”

  话声甫落,业已传来一阵衣袂破风声。

  邱少清一听,知道南海神尼等人找来了,但他依然闭目行功。

  南海神尼、祁志娟以及齐昭几人纵过来一看,俱都吃了一惊,闹不清这是怎么回事情?

  众人见邱少清和蒋碧欣都在行功,不敢谈话出声,仅以目光和手势表达事情。

  那边的齐昭等人,仍在吆喝着翻滚石龙,同时,清晰的传来石龙的急促喘气声。

  片刻之后,蒋碧欣的娇靥已恢复了正常,同时也平匀了呼吸,但她并没有立即睁开眼睛,仍在继续调息。

  但是,协助蒋碧欣行功的邱少清,已挺身站了起来,抬头见南海神尼几人站在岩石上,也飞身纵了上去。

  南海神尼首先关切地问:“碧欣妹怎样了?”

  邱少清看得出南海神尼的年龄至少比蒋碧欣大十岁但她总是喊蒋碧欣妹妹,由于蒋碧欣也一直呼南海神尼姊姊,是以也未注意个中的奥妙原因,他还以为这是双方谦虚客套呢。

  这时见问,立即凝重的说:“方才我由洞内纵出来,护身罡气撞及了碧欣,直到了我斗过了石龙,才发现她跌在石下。”

  如此一说,南海神尼因为当时没看清楚,自是不便说什么,回想当时的情景,的确紧张万分,扣人心弦。

  邱少清继续说:“所幸内伤不重,仅是气血翻腾,再调息一会就不碍事了!”

  说话之间,那边的齐昭等人仍在奋力的吆喝着翻动气喘如牛的石龙。

  邱少清立即望着南海神尼和祁志娟,催促说:“我们到那边看看罢!”

  说罢,当先向齐昭等人处纵去。

  南海神尼交待了祁志娟几句,要她负责照顾蒋碧欣后,才随在邱少清身后,向石龙倒地处纵去。

  石龙身体庞大,齐昭等人无法将它拉翻过来,因为石龙仍在作垂死的挣扎。

  邱少清知道石龙腹内已没有了精珠,是以故意望着齐昭他们,催促说:“齐昭,我们进洞看一看那株灵芝仙草吧?”

  齐昭一听,竟毫不迟疑的应了个是,并望着邹杰,似乎另有含意的说;“我们跟掌门去看灵芝仙草吧,这东西一时半时还死不了!”

  说着,举手指了指身形庞大,气喘如牛的石龙。

  邱少清在前引,飞身纵进洞内,直向深处奔去。

  玉玲、莺儿等人,听说洞内有七叶灵芝,俱都丢下石龙跟进洞来,仅留祁志娟一人,护卫着蒋碧欣。。

  邱少清引着众人走至左弯的支洞内,由洞顶上射下来的阳光,已变小成为一个月牙形,同时,也离开了那株七叶灵芝的生长位置。

  齐昭一见,立即颔首说:“掌门,不错,这的确是一侏世间罕见的仙草灵芝,绝不是一般死树朽木上生出的灵芝可比凝于万一的。”

  说话之间,急步走至近前,并踏上一块凸岩向半圆形的石臼内探首一看,不由兴奋地说:“掌门,这里面有好多的灵石玉乳。”

  众人一听说灵石玉乳,不少人兴奋的叫起来,因为传说练武人服一滴灵石玉乳即可增长数年功力,如今听说石臼内有好多的灵石玉乳,怎不兴奋?怎不惊喜?

  莺儿首先兴奋地说:“这一下子可好了,我一定要多喝一点!”

  一旁的齐昭却望着邱少清,继续说:“多传灵石玉乳胜过仙丹妙药,又有如何如何的好处,这是不确实的,现在取来饮食,一两满当然没有大碍,喝多了不但呕吐腹泻,很可能中毒而死……”

  尚未说完,不少人脱口轻啊!

  莺儿在失望之余,不由瞪眼迷惑地说:“这是真的……,你该不会听我说多喝一点便心痛吧?”

  齐照淡然一笑,说:“我正在向掌门神尼报告,请你不要打岔,石日上的灵石玉乳的确有许多好处,但现在却不能喝。”

  邹杰却不解的插言问:“你这种说法把我也弄糊涂了!”

  齐昭继续说:“如果你此刻被火灼伤,被沸水烫伤,甚至皮肤沾毒,马上涂上灵石玉乳,立即可以止痛止痒,而且清凉生香。”

  邹杰却插言说:“我也听说灵石玉乳有许多好处,灵芝仙草也有起死回生的妙用。”

  齐昭一笑道:“人死焉能回生?所谓回生是指生命垂危,尚有一线生机之际,这时服下灵丹妙药才见功效。”

  祁志娟却忍不住问:“照你的意思说,这株灵芝仙草和这些灵石玉乳,并没有多大用处了?”

  齐昭一听,立即忙不迭的正色说:“有,当然有!”

  说此一顿,继续正色说:“据医书《山药经》上的记载,晦阴霉潮之地腐木朽树上生的菌类复笠半圆形的灵芝,并无多大用处,可贵者是生于畸峰绝巅,鸟兽绝迹的天险之处,或海洋孤岛上,人迹罕至的僻静处,海天灵秀之气而育孕的灵芝仙草,才是炼制灵丹妙药必须的稀世珍品!”

  莺儿有些不服气的问:“照你这么说,这株灵芝仙草也不能现在吃了?”

  齐昭毫不迟疑地说:“当然不能吃……”

  邹杰也有些生气地问:“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吃呢?”

  齐昭宽慰的一笑道:“灵石玉乳要去污澄渣,然后再以灵芝仙草合并锤炼,成丹,成粉,成液,成丸,无一不可,炼成之后,俱是疗伤驱毒,养气补身子的无上妙药。”

  众人一听,俱都大喜,只有莺儿望着齐昭关心地问:“你该不会是江湖把戏,光会说,不会炼吧?”

  齐昭立即有些不高兴的正色说:“这是什么话,在掌门的面前,也可随便胡说八道的吧?”

  莺儿一听,不由兴奋的一跺脚说:“太好了,你真是再世的华陀,重生的扁鹊,俺就不这样对你!”

  邱少清首先敛笑,问:“你看应该何时着手炼制?”

  齐昭毫不迟疑地说:“一俟镇海方面的应用品送到立即开始炼制。”

  邱少清一听,立即宽心的说:“既然这样,我们现在去看石龙去吧!”

  齐昭立即建议说:“从现在开始,此地不可一刻无人,请掌门指派两人在此地轮流看守着。”

  邱少清一听说道:“那玉玲就先留下来。”玉玲立即恭声应了个是。

  于是,众人走出洞来,发现石龙业已气绝,巴斗大的头颅已抵在地下。

  此时,蒋碧欣面色红润,一如常人,只是鼻尖须角,仍有丝丝汗水。

  南海神尼、祁志娟以及陆云凤三人,不由望着她齐声惊异的问:“怎的这久时间还没调息完毕?”

  说话之间,心里明白的邱少清,早已蹲身在蒋碧欣的背后,将双掌平贴在她的左右“命门”上,徐徐将真气输入。

  南海神尼一面飞驰一面在想,她当时是飞身退向洞口的左方,由于石龙的身躯遮住了她的视线,她没看见邱少清是怎样把蒋碧欣撞伤的?

  但是,她却一直想不开,撞伤内腑应该面色苍白,而蒋碧欣却满面通红,汗下如雨,这的确令她不解。

  南海神尼是个冰雪聪明的人,她当然觉得个中必然另有蹊跷,但她暗自决定,绝不追问根由让别人难堪。是以领着众人都去看石龙如何了,让邱少清和蒋碧欣留在几十丈外的帐篷内。

  邱少清暗聚功力,将双掌平贴在蒋碧欣的左右“命门”上,以真办徐徐输入,循循推动……

  最初,推动尚感困难,渐渐拒力已有退缩之意,最后,终于消失而气血完全畅通了。

  邱少情内心十分高兴,他又随着蒋碧欣的运转真气,运行了一个周天,才将双掌悄悄的撤回来。

  他绕至蒋碧欣的身前一看,不由一惊,他发现蒋碧欣的娇靥上,泪痕斑斑,长而密的睫缝中,泪水仍在滚下如雨,是以,急忙偎坐在蒋碧欣的身边,不自觉的握住她有些颤抖的手,关切的急声问:“碧欣,你怎么啦?”

  蒋碧欣缓缓睁开了噙满热泪的明目,激动地说:“我觉得上苍赐给我的太多了……邱哥哥,你待我这么好,你叫我这一辈子如何报答你呢?”

  邱少清自从离开天虎山后,他再没有机会和蒋碧欣单独两人在一起过,虽然有丫头轮番细心照顾他,但他总怀念过去蒋碧欣服侍他的那些美好日子。

  这时见蒋碧欣向他顷吐感激的话,他不知道如何回答她,由于内心顷向的激烈,他不自觉的伸臂抱住蒋碧欣,同时将头贴在她富有弹性的胸前双峰上,坦诚地说:“我好想你哟!”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随机推荐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