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站!
第十七章 挑拨离间 手足之争
  • 小说名称: 第十七章 挑拨离间 手足之争
  • 更新日期: 2020-02-05 14:48:26
  • 小说作者: 鬼谷子
  • 下载地址:  字数有限,下载看完整版
  • 授权: 转载
  • 小说状态: 已完结

相关章节

第十七章 挑拨离间 手足之争

  他身法一变,忽地变成双影,仿佛成了两个人,老怪吃了一惊,骂道:“你小子原来修成了‘双花争红’奇功?怪不得向我翘尾巴。”他的一个“巴”字刚落,龙修的右手已在他的头上橹了一把。这下他若使上劲力,静海老怪便要“怪”不起来了。因他们长年相处,自然手下留情,虽说如此,老怪的头皮也被橹得火辣辣的,他又恼又怒,恨不得把龙修“嚼”

  了,怎奈他不是对手,只有干着急。

  清惠道始在一旁插嘴道:“龙大侠武功果然名不虚传,让我们开了眼界。”

  龙修哈哈一笑:“道姑过奖了。你们峨嵋派的神技也有奇妙处,只是你们尚未体会出来罢了。”

  清惠道姑心里虽不痛快,因不是人家的对手,也不敢说什么。

  叶凤说:“龙大侠相助之情我们不会忘记,告辞了。”

  龙修说:“忙什么。你们不是想找个地方修行吗?这确是个好地方,这林子大得很,你们在里面也不会影响我们。”

  清惠道姑知他虽是好意,但与虎为伴,总是让人不踏实的,还是远离的好。

  她轻声笑道:“大侠的心意我们领了,谢谢您的真挚之情。”

  龙修知他们心存介蒂,也不勉强,让她们三个离去。

  她们刚离开有二三里路远,忽听一声尖利的惨叫震荡山野,把她们吓得一哆咳,连忙躲到一块石头后,静听动静。

  那尖利的叫声过后,便是无边的寂寞。这里静得怕人,使人易想到鬼。

  她们三人等了好一会儿刚要站起,突听背后一阵“嘿嘿”怪笑,几乎把石头都吓飞起来,她们立时趴在那里,头皮发炸,周身发凉。

  怪笑过后,一个冷幽幽的声音说:“阁下好狠的心,静海老儿并没有得罪你,何以吸干他的内力又杀死他!”

  那人笑道:“我要走遍三山五岳,把所有高手的功力都吸入我的身体,这还需要他开罪我吗?你是哪一位,敢出来见我吗?”

  那人冷笑了一声说:“我虽不是你的对手,可凭你也找不到我的藏身之所。”

  清惠道姑心中暗自叫苦,这人不是刁鹏吗?他发现了我们没有?若是被他发觉,今生休也。

  刁鹏沉默了一会儿,好笑道:“我一不留神让龙修逃掉已觉可惜,再被你失之交臂,实在令人黯然伤神。”

  那人笑了:“不愧是奸雄,杀人不眨眼,也说怕见血,多么绝妙的托辞。”

  刁鹏有些恼火,但又无处发,显然,他没发现清惠道姑她们。

  刁鹏自忖以自己的功力之高当不会再遇到什么难处,可偏偏现在他面前的事都不好解决,这个发话人他就探不出说话的位置。

  刁鹏想了一会子,喃喃道:“说话的小子很可能离此甚远,不然绝不会连我也找不到他。”

  清惠道姑听的真切,心想,我们离你咫尺,你不是也没有发现吗?

  刁鹏道:“奶奶的,单吸别人的功力也有几千年了,怎会还遇上不顺心的事呢?看来下一步还要多吸才行。青城派、华山派、峨嵋派都不能放过,要把他们的内力全吸干。”

  刁鹏的话几乎把她们吓枯,那样一来,不知要有多少高手伤在他的魔爪之下。

  ** ** **

  青城派的掌门人程尚武,自从逃离了护清教口到本派之后,一直优心忡仲,练不下去功。他告诫门下弟子,以后要专心务农,别走江湖,暗里练功,作防身之用,不可轻传他人,也不要人前显能,招惹是非。

  他遣散了许多弟子,只留下十来个功夫好的在身旁,一来传他们功夫,二来消磨时光。

  这天上午,众弟子刚练过功剑,忽一人来报,说华山派的龙相生带着十几个弟子来拜访。程尚武大喜,率领弟子迎出门外,程尚武和龙相生原本不错,这次相见,更是亲热。

  程尚武把龙相生让到屋内。寒暄过后摆上酒菜,席间,程尚武问:“龙兄,近几日护清教没有去骚扰吧?”

  龙相生说:“没有,不过积善堂,武当派、少林派都遭了难,下个可能轮到我们了。”

  程尚武脸色一沉,没有言语,以少林派的声势尚不能幸免于难,那么,青城派、华山派怕要凶多吉少了。龙相生见程尚武沉思不语,也不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一个青城派弟子走进来,说:“龙大侠,外面有个算卦的先生找你。”

  龙相生一怔,自己不认识什么算卦的先生呀?他站起身来说:“程兄,你坐,我到外面去看一下。”

  程尚武却道:“慢,这里怕有诈,我们要小心为妙。”

  龙相生问:“依你如何办?”

  程尚武对手下弟子说:“你们在此别动,我和龙大侠出去看看,若有意外,再一拥齐上不迟。”

  众弟子点头称是。

  龙相生和程尚武来到门外,果见一个“阴阳先生”站在那里,此人相貌亦无奇异之处,但两眼分外明朗,若你与他对视,会觉对方的目光极其刺眼。

  两人心中都一愣,这人来头绝对不小,他们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这种目光,可怎么也想不起来。

  那先生冲他俩笑道:“人说华山、青城两派的掌门人武功不俗,我看也不错,但不知控制力如何?”

  程尚武有些不解地问:“什么控制力?”

  那先生笑道:“就是控制自己的能力。”

  龙相生说:“我们自信还能控制自己。”

  那人点头说:“这很好,希望不要言过其实。”

  他四下瞅了一下,神秘地小声说:“你们听说了吗,护清教派人来对付你们了?”

  程尚武一惊,不动声色地问:“你如何知道?”

  那人“嘿嘿”笑了两声,说:“我是听他们的教主说的。”

  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程尚武说:“阁下就是专为这事而来吗?”

  那人道:“不是的,我有更重要的事。”

  龙相生说:“那你快讲。”

  “好吧!”那先生诡笑了一声说:“我来此是看一下你们的控制力如何。”

  程尚武道:“此话怎讲?”

  那人道:“因为我下一个重要的秘密只能告诉一个人,所以行要看看谁的控制力强,如果谁不能控制自己,我当然不会把最重要的秘密告诉那种无能的人。所以我得先考验考验你们!”

  程尚武一怔,正思忖着如何让算封告诉把最很重要的秘密告诉自己。龙相生忽地一拳捣向他的胸脯,程尚武急忙抬手欲架。晚了一点,被龙相生一掌击中,甩出有一丈开外。

  程尚武大怒,他做梦也想不到龙相生会向他下手。

  龙相生此时若要解释他是身不由己的,或许程尚武会原谅他,而龙相生偏偏是个信诚君子,他也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忽儿有发泄愤懑的欲望,而对象又是程尚武。只好歉笑道:

  “程见,对不住,是我一时控制不住。”

  程尚武也不知哪里来的仇恨,表面上不动声色,待到了龙相生近前,突然发难,一拳打在龙相生的左眼上。顿时,龙相生的眼黑了一圈,头痛欲裂,金星四溅。他料不到程尚武在这样的小事上也会使诈,怒火腾地燃起,泼口骂道:“程尚武,你小子算什么大英雄,连一点肚量都没有?”

  程尚武受了屈,更是恼怒,你小子明明无缘无故先动手打我,却偏又说我无容人雅量,奶奶的,好理歪着说。他也随口骂起来:“龙相生,我拿你当朋友,你却包藏祸心,奶奶的,还要反咬一口。”

  龙相生“哼”了一声,劈面就是一拳捣去,他要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程尚武左手一式“风摆柳”向外一按龙相生的手腕、右手箭般地点向他的“印堂穴”。这招既狠又毒,沾上毙命,更加激起了龙相生的仇恨之心。他头微摆,使出“狂龙吞日”咬向程尚武的手指,左腿飞起,用上了阴毒的招式“黑鬼夺阳”踢向程尚武的下阴。两人此时谁也不顾昔日的交情,都抱着置对方死地而后快的心情。

  算卦先生见他们打得热火朝天,难分难解。便笑着凑上去:“你们这么见血见肉的,岂不是太缺少了点侠情,我还是帮你们分开吧?人呀,总是不知危险灾难来眼前,妄动无名实堪怜。”

  他此时成了悲天悯人的善士。

  别看他外表不如程尚武威猛,可他一靠上去,他们的缠头立即缓解下来,算卦先生的手轻轻在程尚武的右臂“曲池”穴处一拂,另支手捏了一下龙相生的左手“合谷穴”,两人顿时软了下来,狂斗之气消了下去。算卦先生在他们拼斗之际轻而易举地拿捏他们的穴道,可见手段之高明了。

  两个人只觉浑身无力,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呢。算卦先生总算把他们分开,两人都躺倒地上。

  这时,里面的青城派、华山派的弟子全都奔出来。那先生笑道:“你们该早出来,制止你们的师傅拼斗。龙相生真不象话,无缘无故就动手伤人。”

  躺在地上的龙相生听不下去了,喝道:“你少要胡说,混淆视听,我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程尚武一巴掌打过去,并骂道:“奶奶的,青城派岂能怕你!”

  龙相生没有躲开,程尚武的掌打在他脸上,龙相生翻身而起,不知哪来的一股子悍劲,骄指如剑,猛的刺向程尚武的胸膛,“噗”地一声,鲜血进溅,龙相生的手几乎把程尚武的心脏掏出来。

  程尚武骇绝而怒极,拼尽毕生之全力,一掌拍向龙相生的头颅,“啪”地一声,龙相生脑浆迸射,死于非命。

  程尚武也到了灯枯油尽的地步。他脸色惨白如纸,豆大的汗珠不住地滚落,手脚痉挛,双目含泪,此时,他才知遭了别人的暗算,可他已不能言了。

  青城、华山两派的弟子见师傅惨死,恼怒异常,不问青红皂白,便各逮对手厮杀起来。

  算卦先生哈哈大笑:“漂亮,这才不愧师傅栽培你们一场,他们九泉之下着有知,定会高兴万分。”

  两派的弟子们更来劲了,各显其能,力争把对方毙于掌下。一时间,尘土飞扬,乌烟瘴气,独算卦先生一旁拍掌大笑,显得清闲自在。

  过了一会儿,他似乎不愿看下去了,便故技重演,混入交战的人群中,捏这个的要穴,拿那个的“气海”。转眼之间,二十来人全瘫软于地。不知什么原因,他们又来了一股子精神,重演了龙相生和程尚武的悲剧。只有一对交战的人得以幸免,但也累得疲惫不堪。

  算卦先生说:“你们这样不争气,怎对得起师傅的教诲之恩?应该把对方杀死才是,何须同归于尽?”

  剩下的那个青城派的弟子说:“我一定要寻找本门弟子与华山派的人决一雌雄不可?”

  华山派的那个累得半死的弟子说:“我们华山派决不会放过你们青城派。”

  算卦先生点点头,称赞道:“这就对了,大丈夫要恩怨分明,有仇必报。”

  两人都不再言语。

  算卦先生似乎觉得已无戏可看,便如幽灵般消失了。

  出了山林,算卦先生一抹脸,赫然是刁鹏。他大笑了一阵说:“华山、青城两派已种下仇恨的种子,让他们去斗吧,下一个该是仇人啦。”

  青城派活着的弟子名叫木瓜,华山派的弟子叫傻蛋。木瓜、傻蛋,名符其实。人长得倒都还算漂亮,可脑袋却都是地瓜蛋喂大的,上下不透气,实。对眼前发生的事也不细细思量:两派世代友好,从无冤仇,为何无缘无故屠杀起来呢?死了那么多兄弟,自己又为甚能活下来?凭侥幸,或是另有目的?

  这些问题,他们是不去想的。心中已被熊熊怒火填满,报仇、报仇,是他们的唯一思维。

  俩从约定,半月后,两派人马在黄河畔洛家渡兵戎相见,拼个死活,分个高低。

  俩人各自掩埋了自己的师傅,兄弟,悲痛离去。

  木瓜心中茫然,不知该向何处去?本派的血海深仇一定要报,但报仇又谈何容易!师傅死了,本派好手也都消亡殆尽,剩下弟子也都是些不出众的。出类拔萃的,都在师傅身边。

  这一役,除了自己活下命,其余都随师傅去了。师傅是本派掌门,武功高绝,是青城派继往开来的英才,可他也未能在此次拼斗中生还,还有谁能够比师傅更强,来承担复仇大任?

  天涯无际,自己的前途又是那样渺小。唉……

  木瓜犯起踌躇。

  但他已横下一条心,无论前程吉凶难测,大仇一定要报。他压下胸中的悲痛,向山下疾飞而去。

  木瓜漫无目的。他想不出该如何召集分散在各地的青城派弟子。

  傍晚,他进了一个镇子。镇子虽小,夜市生意却红火兴隆。这里是东西南北交通要道。

  南来北往,东上西下,无论达官显贵,或贫民百姓,都要经过此地。是以,从早至晚,人烟不断。

  木瓜饥肠辘辘,浑身乏力,便找个饭铺,要几样酒菜,埋头吃喝,秋风扫落叶,干净利索,不一会儿,木瓜肚饱腰圆,饱嗝连天。

  店小二过来,算盘“劈哩叭啦”一划,帐数出来了。小二胜一笑,眼一眯,伸手要钱。

  木瓜傻眼了,他清楚布袋里的钱差一大截子。

  小二看他那急样,心里明白,咋,白吃,黄鼠狼给狐狸拜年——登错门了。

  木瓜脸若火烧云,嗫嚅着分辩,总吭哧吭哧道不出来。俗话说,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软,木瓜觉得理亏,不能理直气壮,愈是焦急愈说不顺当。木瓜脸上已沁出密密汗珠。围观的人哄然大笑。

  店小二一把抓住领口,伸手欲打,手在空中却被人夹住。店小二扭头就骂:“哪个龟儿羔子,敢……”“啪”,“敢”字刚出口,脸上挨了重重一巴掌,火烧火燎。

  一巴掌,店小二清醒了,定睛一看,面前站着一位锦衣公子,高头大马,英俊潇洒。

  锦衣公子扬扬巴掌,冲小二微微一笑,说:“还骂吗?”

  “不,不骂了,开罪少爷,请您老高抬贵手!”

  “这还像人话。”

  木瓜看到锦衣公子,高兴地跳起来,一把抓住公子的手腕,激动万分:“我可找到你了。”说完,“哇哇”大哭,象丢失了很久的孩子,猛然见到亲娘。

  围观的人都感莫名其妙,站立不走,想看个究竟。

  “师弟,你不与师傅在一起,如何跑到这里?”

  “师兄,师傅他老人家死了。”

  “什么?”锦衣公子诧异至极。

  “被华山派所害。”

  “?……”锦衣公子吃惊地睁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木瓜的话。华山派与青城派亲来情笃,相交甚好,既使偶尔下边弟子互有摩擦,掌门也都惩戒自己弟子,从未兴师动众,绝交。传到师傅这辈,更与华山派掌门龙大侠情同手足。如今,怎么会相互戳杀起来了呢?!

  他有些想不通,闹不懂。

  这锦衣公子名叫林枫,出身商人家庭,十六岁投至青城派门下,拜程尚武为师,刻苦用功,辛学苦练,企望成为一代大侠。

  五年过去了,林枫内功、武功都无大起色,即使在本派同辈人中,亦是二、三流之列。

  他很苦恼、气愤,恨自己不是练武的材料。

  程尚武却不歧视他,对他恩爱有加。他认为林机武功平平,不是偷懒,没去用功,而属天资敦厚,骨骼不清奇所致。他不能举一反三,出奇制胜,夺天地造化,采宇宙之气,孕育自己的浩然之气,武功自然不会出神入化了。

  林枫能够靠自己的勤奋刻苦,挤身于二流高手之列,己属不错了。

  程尚武不以武功取人,他常常教导林枫说大丈夫行侠江湖,扬名立万,靠武只能使别人敬而远之,靠真诚之心,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永垂不朽。我派子弟,都要做一个真诚的人。

  林枫听了师傅的话,心里酸酸的。因此,练武更加刻苦,唯恐辜负师傅的一片苦心。

  又是半年,功夫还是平平,林枫有些气馁了。恰在这时,林枫爹找到程方里,要儿子回家。程尚武问明缘由,便同意放行。

  原来,林枫老爹经营丝绸,杭州至兖州往返奔跑,苦于手下没有得力助手,这才想起叫回自己的儿子。上阵不如父子兵嘛,经商还是父子亲近。林枫本不想跟老父亲走,可又一想待在派里再练下去,也不会有多大发展,还会招来同门的讥笑,只好洒泪辞别。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随机推荐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