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站!
第十八章 三幻庄主 谴俘妙用
  • 小说名称: 第十八章 三幻庄主 谴俘妙用
  • 更新日期: 2020-02-05 14:49:20
  • 小说作者: 鬼谷子
  • 下载地址:  字数有限,下载看完整版
  • 授权: 转载
  • 小说状态: 已完结

相关章节

第十八章 三幻庄主 谴俘妙用

  何映行走江湖,萍踪不定,难得有个舒心的地方过一阵,在此住上一段时间也不错,所心他留下了。他因刁赞对他恭维惯了,所以没有引起他的怀疑,他忘了一点,刁赞身为护教清的少教主,何以会对他格外驯眼呢?时时陪小心,步步问安好,若说他为了学习何映的武功固然可以,但这么说理由是不充分的,何映的武功对他还没有那么大引诱力,刁赞所以在他面前点头哈腰,是另有所图的。

  “太乙上人”何映,能培育出“西昆仑毒神”丁加尺那样的使毒的圣手,他本身使毒的能力自然就更强。刁赞感兴趣的地方就在这点上,当然他不是想跟何映学毒功,而是想得到何映身上的一块“冰诠”。所谓“冰诠”,是一种近乎于冰的东西。练功秘诀刻在其上,总共有二两沉,巴掌那么大,它非常凉,遇温则化,保存它极不易。何映终年把它放在一个小铁匣内,里面放些不让它溶化的物件。“冰诠”上所载的心诀是一种毒功,这种功极怪,只要你学会了它,威力大得不可想象,独得“毒绝”二字。

  不过,要练上面的功夫,必须得有“笑风红玉”,否则永无成功的可能。“笑风红玉”

  是种极罕见的中药,它的药性与“冰诠”的性质相反,正是一阴一阳的互克之物。练这种功夫之前,要把这两种东西放在一起煎服、等两种药物入腹,便可依“冰诠”上的心诀行动,这种功夫极易成功,练成后便是天下绝无匹敌的歹毒的“毒功”,这种毒功不但能发出一种人难抵挡的“真毒”,而且还可吸别人的内力,这和刁鹏的“盗神阳”的功夫相似,所不同的是,它吸了别的内力,都成了有毒的东西,有生命的东西,沾之即死,可见毒性之剧啦。

  也许是巧合,刁赞发现了笑媚娘身上有“笑风红玉”,何映有“冰诠”,这才使他产生了恶念,他的态度也因之改变。

  何映等人吃足喝饱,便各自回屋休息。

  刁赞在考虑如何下手,自然便睡不着。两眼睁得老大,盯着墙想鬼点子。

  刁赞虽然年纪轻轻、心计却不比何映差,没有绝对把握的事他不敢做,他是非常怕死的人,为了生存他可出卖一切,为了一切,他更要生存。他曾想过用毒迷倒他们然后下手,可他发现,笑媚娘、姬春花都极为小心,而拒春花又练成金刚不坏之身,所以,对她们用毒无异于饮鸩止渴。何映是用毒大行家,在毒上动心眼,那是愚透之举,宁可不起歪念,大家相安无事,也不能让他们发现了自己的不轨之心,否则便没命了。

  朋友一旦翻脸成仇,彼此相谋其势更加可怕,那将毫无余地。

  他思前想后,觉得小花可以利用,所以他才演起一出爱情戏。小花却不知他的内心是如此可怕呀。

  约有一更天,刁赞再也睡不下去了,小花虽不美貌,可也是个青春焕发的少女,他有些克制不住自己啦。

  他走出房蹑手蹑脚来到小花的窗前,轻轻地叩了三下,小声说:“小花,我是大为哥哥、快开门。”小花一惊,心怦怦跳起来,黑灯瞎火的怎能让男人进入自己的住房呢?

  可她又怕拒绝了刁赞连同自己得之不易的爱情也拒绝掉了。一阵慌乱之后,她穿好衣服走到门口细听了一下,小声问:“大为哥,你有什么事明天再说行吗?”

  刁赞跺了一下脚道:“怎么明天说呢,我太渴了。”

  小花不明白他的意思,听他口气,似乎今晚非开门不可。小花犹豫再三,方把门儿拉开一条缝、刁赞急忙钻了进去。

  一进屋,刁赞如鱼儿入水,立即欢跃起来,他走近小花,抓住她的手说:“亲亲,想死我了,回到教内,我们便结婚,白头偕老,永不变心,若哪方相负,地灭天诛。”

  他的海誓山盟、对小花无异于砒霜,可她听了,周身一阵麻酥,有种不可名状的冲动、急躁,想被人抚摸。

  刁赞目光犀利,人不大,可称是风月老手,他一把搂住小花的腰,嘴压上她的唇儿,另一只手伸进她的衣服内,捏住小花饱满圆实的乳房,揉搓起来,仿佛有股麻电,一下子传遍小花的周身,她立即颤抖起来,手无力,头发晕,一股不可遏止的奇异的浪潮铺天盖地而来,几乎把她吞没了。

  刁赞的手更加粗野,顺着小花的胸脯往下伸……

  小花忘记了自己,她进入了一个极其陌生,但又令她不能自拔的境地,一个让她放弃一切的呼声在催促她,似乎微微放了一下手,她便真如小花一般,顺着水流急泻而下……

  这一切都没有瞒过姬春花。

  她在窗前看了好大一会,心里说不出什么是什么滋味,是羡慕,还是妒忌,或者是憎恶,她说不清楚、此时,她还不能把刁赞的行为与她们的利害联系起来,以为不过是猫儿偷鱼类的艳事。她虽不能津津乐道此事,但也有一种满足,笑了一声,便回到自己的房里。

  刁赞虽然身在乐海中,也听到了那极轻微的笑,他心头一震,动作慢下来,小花处于人生的峰巅状态,昏昏迷迷,自然没有听到。她感到刁赞有些异样,不解地问:“怎么啦?”

  刁赞忙又恢复如常,使出浑身解数,取悦小花。

  人若在最需要感情填补的时候,你满足了她,她将以十倍偿还你。这也许是人的弊病,对少女来说更是如此。

  小花此时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她爱疯了刁赞,内心发誓要不顾一切地爱他,这当然也是刁赞盼望的最佳效果。

  春光易度,不知不觉天便明了。

  刁赞慌忙回房,他本来是可以早一点回去的,可他要造成一种为爱小花什么也不要的假象,让小花激动,以便好为他卖命。刁赞这一招确实高明,他的诡诈轻车熟路,小花一点也没感到其中有伪,她真真的迷了。

  天亮了,刁赞回到屋内,无法再睡,便稍事调息,就来笑媚娘处问安。

  他心里有鬼,怕夜长梦多,若是有变,那将死无葬身之地。

  笑媚娘起得迟了一点,刁赞只好在屋门口等着,他心里在盘算若是笑媚娘发现了什么,只好按兵不动,至于男欢女爱,你也管不得。

  笑媚娘起来见刁赞一副笑模样,便问:“有什么喜事把你高兴成这样了”

  刁赞趁此机会细细地看了她一眼,没发现有什么异样,悬着心的便落了地,信口胡诌道:“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梦见你成了我妈,还吃你的奶呢,所以我爬起来就往这里跑,看看你是不是真是我妈。”

  笑媚娘哈哈大笑起来:“坏小子你竟来编排我的笑话啦。”

  刁赞一本正经地说:“真的,我真做了这么一个梦。”

  笑媚娘说:“你快滚一边去,别惹我烦。”

  刁赞故作天真地一溜烟而去。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是如何让姬春花不把自己看到的一切说出来。

  他到了姬春花的房前,小声叫道:“干娘,你儿给你拜年来了。”

  姬春花已经起来,正在屋内静坐,见习赞胡说,便半冷半气地问:“你说什么?”

  刁赞推门进去,笑道:“我想认你干娘。”

  姬春花笑了,冷嘲地问:“你何时有了孝心?”

  刁赞厚着脸皮说:“干娘,你若答应我一件事,我给你磕十八个响头。”

  姬春花问:“什么事?”

  刁赞说:“就是你昨晚撞上的那件事。干娘呀,念孩儿年幼无知,一时忍不住超出了界限,你就替我保一次密吧。”

  姬春花笑问:“你不是风流子吗,怎么怕起这样的事啦?”

  刁赞一拍大腿说:“也许该我倒霉,我和小花云雨了两次,忽儿做了一个梦,笑媚娘成了我妈。可把我吓坏了,那样岂不成了奸淫母亲身边的小妇了吗?这太不好听,我有些受不了”

  姬春花笑起来:“你是浑,那是梦,又不是真的,怕它何来?”

  刁赞把头摇得如拨弄鼓一般,认真地说:“梦十有八九都要应验的,我怕这不是吉兆,干娘,你若真救我这一回,我做你的真儿子也行,你就当生了我这么个儿子吧。”

  刁赞的表演天才怕连现在的电影明星们也会相形见拙,那神情实在太也真了,几乎是声泪俱下,字字句句包含着真诚。

  姬春花虽然不会被感动,却不怀疑其中有诈,这也是刁赞估计到的。

  姬春花笑“咯咯”地说:“你这儿子是个招惹是非的魔王,我可不敢要,不过你放心,你的那些风流孽事我是不屑提的,快去玩去吧。”

  刁赞像受了大赦一般,向姬春花鞠了一躬,乐哈哈跑了。

  她春花没有提起刁赞与小花的苟且之事,小院里平平静静,仿佛根本没有发生过那事一般。

  刁赞提心吊胆地过了一天,见平安无事,心中大喜,知道可走下步棋啦,何映对刁赞的一切行动都毫无所知,他以为刁赞根本不会有所为。

  小花的内心世界完全变了样,对刁赞的依顺超出了常人所能想象的程度。她已经把刁赞看成了生命的中流砒柱了。

  刁赞把她叫道一边,悄悄地说:“笑媚娘前辈身上有种药物,叫‘笑风红玉’,你把它弄来我看一下。”

  小花惊了一跳说:“那可使不得,那是她的命根子。”

  刁赞叹息了一声说:“我就知你不爱我,看来我自爱你一场。”

  小花急道:“你怎么可这样说,‘笑风红玉’与爱有什么相干?”

  刁赞说:“‘笑风红玉’能治我的宿疾,当然,我不是吃它,只闻一下味便可,若是吃了它,立时便会七孔流血而死。”

  小花不再言语,她在寻找一种既不让笑媚娘知道,又可使刁赞闻一下“笑风红玉”的途径。

  刁赞又遭:“算了,你既不愿为我做什么,但也不要声张,就算我没说这事,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小花急了,鼻尖上都渗出汗珠儿,跺脚道:“谁说我不帮你啦,你也要给我个准备空儿。”

  刁赞笑道:“好,你说,什么时候有空当儿?”

  小花想了一阵,小声说:“明天怎么样?”

  刁赞点头答应。

  何映到外边转了一圈,回来时刁赞迎上去说:“师爷,我让人准备好了洗澡水,您去洗个澡吧?”

  何映笑道:“难为你想到这些。看来你不光是无赖顽皮,有时也懂一点人事。”

  刁赞“嘿嘿”笑起来:“我向来把师爷看成最亲近的人,所以我要尽子孙之孝啦。”_不管刁赞内心如何想,但他的话使何映心里暖洋洋的,如果不是刁赞一惯喜欢肉麻地胡说八道,何映也许会有所警觉,但刁赞作人如此,何映便不会对他的殷勤往深处想,他自信经过风浪,浅滩小沟里还会翻船吗?

  何映到屋内收拾一下,穿着便服走进另一间屋子,脱光衣服,坐进大木盆里。撩起一点水往身上一泼,惬意地吸了一口气、慢慢闭上眼睛,充分享受那爽快的温馨。

  刁赞见一切按自已设想的发展,欢悦无比,同时,也紧张万分,倘若稍微有不慎,那便坠入万劫不复之境。

  他窜入何映的住房内,轻而易举地盗走“冰诠”。昨天,他和小花密谋偷笑媚娘的“笑风红玉”,终于得手。刁赞此时恨不得插翅飞走,唯恐笑媚娘事后发觉。笑媚娘平时对“笑风红玉”是看护得很紧的,从来不离身,可她料不到小花会出卖她,所以马失前蹄,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何映同样也疏忽大意,心存侥幸,以为洗澡不过片时功,还能出什么差错呢?

  刁赞离开了他就不露面了,他忽觉有些不妙,高度的警觉使他的心狂跳起来,莫非这小子起了图谋“冰诠”的歹意?

  他急忙冲进他的住房,心忽地向下急沉,很明显,房内被人翻过了,他伸手一摸铺底,“冰诠”不翼而飞。他跳到院内大叫刁赞,哪里还有刁赞的影子。

  笑媚娘和姬春花闻声过来,何映惶急地说:“刁赞这个王八羔子是个彻头彻尾的笑面虎,他偷走了我的‘冰诠’。”

  笑媚娘一怔,瞬时周身大颤,忙问小花“笑风红玉”在哪儿,小花胆怯地说:“我把它放在你铺上了,以为你拿去了呢?”

  笑媚娘顿时五雷轰顶,怪不得刁赞这小子几日来这么殷勤,原来和他爹一丘之貉,处处不安好心。

  何映道:“这小子若修成毒功,可没人能制了。”

  姬春花好生后悔,早知如此该揭了刁赞的底,那小子定是利用小花的弱点,寻找机会下的手。

  何映道:“我们赶快分头去找,一个时辰再来此碰头。”

  三个人相继而去。

  小花此时在暗自埋怨刁赞,不该背着她把“笑风红玉”拿走,但她还没感到问题的严重性。

  坠入情网的少女她总是把自己的情人设想得那么美,时时想到爱人就是为了她也不会做出多么过分的事,这确是带有点悲凉味道的一厢情愿,实际上对方从没有以她为中心,她不过是达到其目的的跳板而已,过去之后,那“跳板”便飘荡在水中无人问津了,想起来让人下泪。

  但可悲的是陷入此境的少女大都执迷不悟,仍希望生活中充满令人吃惊的奇迹,使她重新回到昔日的欢快中去。

  不管愿望多么善良,现实总是不带虚伪色彩的,它总是要把那矮揉的伪装击碎。

  当小花看到刁赞时,她流下了泪水,她悬着的心落了下来,她觉得一切都回到原来的模样。这是何映等人离去半个时辰后发生的事。

  刁赞嘿嘿笑道:“哭什么,我这不来了吗?我怎么会丢下你呢?”

  小花笑了,问:“那东西闻过了?”

  刁赞长叹一声说:“实在倒霉,我刚要闻时,被一个乞丐抢去,他的身法诡奇无双,我追不上他,只好看着他把那东西拿走。”

  小花急了:“那怎么可能呢,你让我如何交待?”

  刁赞似乎有些难过地说:“世上的事不如意十有八九,你怨我也迟了,就像昨天的事决不会出现在今天一样。”

  小花一跺脚气道:“你怎么可这样?”

  刁赞道:“我原也不想这样,可命运跟我开了一个玩笑,你让我如何办呢?”

  小花说不出话。

  两人相对无言。等何映三人回来时,才打破了沉默。

  他们自然在外面没找到刁赞。

  何映见了刁赞,气就不打一处来,两眼毒光烁烁,似乎要把他吞下去。

  刁赞却毫不在乎,他胸有成竹,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

  何映道:“刁赞你把老夫的‘冰诠,弄到哪里去了?”

  刁赞笑道:“师爷,你这是怎么了,你的‘冰诠’和仙子的‘笑风红玉’不就是跑到我肚子里去了吗?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这两种东西就是供人吃的么?刚才我仔细看了它们一会儿,见上面写着我的名字,我才把它们眼下,这是无意呀。”

  “放屁!”何映气愤之极地说,“那上面怎会有你的名字?”

  刁赞轻轻一笑说:“师爷,你怎么越老越憨了,那上面没有我的名字,我不会刻上去么,只要上面有了我的名字,服食便名正言顺了。”

  何映气得两眼冒火,可他不敢随意出手。刁赞既然修成毒功,就不可等闲视之了。

  笑媚娘说:“你也太下作了,把点子想到女人身上。”

  刁赞笑道:“这正是我过人的地方。古人不是讲标新立异吗?我这就是不大不小的创造。你们都是成名人物,失此一棋着实不该。你们也不思想,我生长在什么家庭,从小受着什么教育,我耳闻目染的都是什么东西?我父亲是一代枭雄,武功心智都是人中之上上之选,青出蓝而胜于蓝,我能不狡猾吗?哈哈……”

  刁赞在为他的成功和演说高兴,是啊,我确是了不起的人。

  姬春花冷冷道:“你和你爹没有什么两样。”

  刁赞摇头道;“你说错了,我们父子是有许多不同的,至少他杀人时脸色铁青,冷冰冰的,我害人时,喜笑颜开,有时还要向被杀的人道歉。”

  何映感到事态有些严重,这小子已是毫无顾忌了,竟把内心的肮脏话也都道出来了。

  笑媚娘恨恨地问小花:“是不是你这小贱人偷给他的?”

  小花后悔地点点头,她内心矛盾极了,弄不清习赞的话对她意味着什么。

  刁赞反而说:“仙子,那药其实不是她偷的,而是我,没有我这个高明的主谋,她怎么会做伤害你的事呢?我的手段够高明的吧?”

  笑媚娘“冷冷”一笑,嘲讽道:“虽然高明,就是太缺德了。”

  刁赞不以为然地说:“那有什么关系,我不缺德,别人怎么能有美德呢?这是大千世界安排的,怪不得我。”

  何映道:“小子,你打算如何?”

  刁赞笑道:“我只想借你们点东西,并无他要求。”

  姬春花道:“惜什么?”

  刁赞佯作不好意思地说:“就借你们一点功力,等我争到武林第一高手的名头,独霸了江湖,再还给你们,如何?”

  三个人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他们还不知道刁鹏也是想的这个法子,否则便会说,你们真是父子,连损人的点子都想到一块去了。

  姬春花冰冷地问:“你是非要想这个点子不可了?”

  刁赞笑道:“那也不是,天下没有绝对的事儿,只要你和仙子答应做我的夫人也成。”

  笑媚娘趁此“咯咯”笑起来,她想用自己独特的笑功伤他,可是,刁赞已把“毒功”练就,她的“笑功”也无能为力了。

  姬春花冷笑道:“我们做你的母亲也够了,你怎么会想起这种歪主意?”

  刁赞笑着说;“世人都知娶小妾美,我们过而行之,这也算标新立异吧。”

  笑媚娘问:“你以前就有这想法?”

  刁赞摇头道:“这种处处想做事以奇为美的想法刚刚产生,不过,我相信这念头是顽固的,而且也很对。”

  一旁的小花却如被重锤击中了一般,泪扑扑而下。她想扑向刁赞,可当着笑媚娘的面她不能够如此做,痛苦的潮水打湿了她的不幸的额头。

  何映料不到刁赞会打起笑媚娘和姬春花的主意,听他一说,格外吃惊,随之佯装沉思了片刻说:“你既然打起她们的主意,那老夫告辞。”

  何映认为习赞不好对付了,不如先行离去。刁赞笑道:“师爷,你难道还怕我吗?我有什么本事,你不要大胆小了。”

  何映哈哈大笑起来,“老夫闯荡江湖近百载,还不知何为怕呢,只是老夫比不得你们小辈,闲来无事,看蚂蚁上树,我还有许多事待办呢。”

  刁赞摇晃着头说:“不对,你是怕我了,你的腿都有些颤抖了。”

  何映几乎气晕了,以他的身份被人品头论足还是头一次。这正是习赞狡诈的地方。以何映的轻功,他若不顾一切飞驰而去,刁赞也奈何他不得。他虽然修成极其奇怪的“毒功”,可毕竟不太熟练,加之功力还不深厚,动起手来,三招两式未也必能如意。但若刁赞以静待动,让何映袭击他,那么,何映便万分的危险了。而何映被刁赞一说,又不好逃跑,他毕竟是名满天下的异人么,怎可让一个后生小子吓着呢?

  姬春花、笑媚娘却不想逃,她们不信刁赞在短短一个时辰内能脱胎换骨,想与他斗个鱼死网破。

  何映见她俩斗志甚坚,也只好放弃逃走的念头,把神功提聚起来。

  姬春花、笑媚娘也做好一决雌雄的准备。

  刁赞见他们如临大敌,十分惬意,想不到转眼之间,情形就和以前不同了,他领会到一种高高在上的喜悦。他镇定自如,不把逼近的危险放在眼里。

  何映头一点,三人同心协力,各展奇学向刁赞击去。刁赞够损的,他摇身一晃,躲到小花身后,何映身法不变,仍把猛狂的内劲吐出。姬春花、笑媚娘也不敢犹豫,她们顾不了小花,两条玉臂如铁棍劈下,几乎都击中小花。他们纵想对小花留情也不行,怕又中刁赞的恶当,再说,笑媚娘也恨死了小花,不是她从中为媒,刁赞怎能如意,当然也不会有今天的格斗了,她是咎由自取。小花纵有武功也抵不住三个高手的夹击,“嘭”地一声,她轻轻地闷“哼”一声,没有叫喊,她把一切痛苦都咽下了,两眼扫视了一下刁赞,慢慢倒下,嘴角挂着似笑非笑的神情。,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随机推荐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