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本站!
第十九章 群马奇舞 太虚双影
  • 小说名称: 第十九章 群马奇舞 太虚双影
  • 更新日期: 2020-02-05 14:50:18
  • 小说作者: 鬼谷子
  • 下载地址:  字数有限,下载看完整版
  • 授权: 转载
  • 小说状态: 已完结

相关章节

第十九章 群马奇舞 太虚双影

  崔南飞冲清惠道姑一点头,两人如怪鸟行空,飞扑过去。崔南飞一招“老君炼丹”击太白上神的太阳穴,清惠道姑使出“麻姑献桃”的手法点向他的“膻中穴”。两人出其不意齐攻太白上神,其势又猛,确实够太白上神应付的,他万不得已,只好放弃叶风迎敌。崔南飞与清惠道站都是击打的他的死穴,若一处被击中,立刻便死,一点余地也没有,所以他不敢怠慢。

  叶凤被扔到一旁。肖妮连忙抢上前把她扶起。她的手腕被太白上人捏得黑紫,印于极明显。

  大白上神一式“青龙摆尾”,脚踢清惠道姑,拳打崔南飞。别看他神智不清,功力却未减分毫,掌过处,劲风割肤,威力不小。他们两人斜身一跃,躲到一旁。清惠道姑志在救叶凤,并没有想与太白上神决一高低,故而不再出气。太白上神却不甘心,他要除去两个过徒,岂能容别人干扰?他两腿弯曲,猛然蹬地,旋转着身子飞升而上,在空中一个翻侧,双手抓向肖妮与叶凤。这是他的绝学“乾坤翻转”,其势锐不可挡,清惠道姑与崔南飞不敢硬接,他们使出国魏救赵之法,攻其必所救,太自上神见崔南飞踢出“王阳腿”击他裆部,身如虾向下一蜷,腰突扭,闪电般改变方向袭击崔南飞。他的速度实在快极无比,崔南飞只好使出“云里滚”绝技外翻。但仍然晚了一点,被太白上神击中左助部,崔南飞猛吐一口鲜血,清惠道姑不敢稍停。使出她从不用的“美女投怀”,用肘去撞太白上神的心窝。她的这一招快而疾,太白上神反应迟缓了一点,被她顶中下巴,他大叫一声,翻倒地上。两眼金星乱飞,头晕目眩。

  叶凤、肖妮双剑挽起小花,急刺他的要穴。太白上神的武功虽然颇高,但也被这种快节奏的打法弄得手忙脚乱,不得不使出最笨的驴打滚躲过少女的长剑。

  崔南飞被太白上神击伤,虽然伤势不重,可激起他满腔的怒火,伸手掏三枚月牙形的铁链甩了出去。这是他的独门暗器,名曰“月牙刀”,锋利异常。三枚月牙刀划起三道光射向太白上神。此时,他刚避开叶凤她俩的剑,还没缓气,哪里有太多的能力闪躲从三个方向射来的暗器呢?但他又不能能等让暗器射中,只好左脚踏地,腾身向上弹起。但是,他刚飞离地面三尺,便被两枚月牙刀击中,肩头和腰部鲜血淋漓。太白上神如犯怒的雄狮,在地面上一滚,如鹰扑兔般击向崔南飞。他忘记了疼痛,也不顾伤势,非要置崔南飞于死地不可。然而,事实绝非谎话比拟,中了月牙刀的部位严重地影响了他的攻击力道。清惠道姑飘然间进,一掌直指大自上神的面门,意在牵制他的注意力。太白上神在重重困难面前再也无法游刃有余地活动,向左一歪,双掌劈向清惠道姑。而这时,叶风与肖妮的剑又从两侧刺到,太白上神别无选择的余地,只好“狮子滚绣球”窜到一旁。他连连不能得手,心火更盛,而受伤的地方也愈来愈痛。他越是想大展神威,身体就越与他过不去。他两眼喷火,却只能损自己。

  崔南飞服下自己带的伤药,深深地长吸了几口气,说:“道姑,我们不要与他争斗,一个半疯的人还有什么大作为呢?”

  清惠道站后退一步,正要招呼叶凤他俩离去,忽听一声尖笑:“几个人斗疯子实在有趣,为何不斗下去呢?”

  他们一怔,“混元八极功”云先生如幽灵似的冒出来,他说话阴阳怪气,又傲然无比。

  崔南飞笑道:“原来是云先生,你也想和太白老儿分个高低?”

  云先生点头说:“的确很想。”

  他两手突然齐出,指如钢钩,上下相互招应,啄向崔南飞的太阳、期门两穴。这正是他的拿手好戏“双鸟争食”。

  云先生的手臂劲力通达,迅快如风,崔南飞料不到他会突然下手,没有准备,慌忙中一式“阎王抖袍”双掌旋而外投,同时疾推。云先生的功夫比崔南飞高不了多少,要一招得手也不易,他厉啸一声,纵身而起,在空中猛然摆腿,使出“倒踢昆仑”奇技。叶凤见崔南飞势危,娇斥一声,纵剑刺去,肖妮更精,反手一掷,长剑脱手而去,意是“羿射九日”。光芒一闪到了云先生面前。这两个少女的巧妙攻击使他大为困惑,没有好办法,只有提腿斜身向外摆动。这样一来,他就处于完全挨打的局面了。

  清惠道站见有机可乘,随手发出三枚银针,射向云先生要穴。她们的配合算不上天衣无缝,但对云先生来说,应付不易,每处危险都可能要他的命,万般无奈,只好急使“千斤坠”下跌。他在这种时候用这种办法,对敌确是够笨的,可他实在想不出高明的招儿。不管他愿望如何,要想躲过三人的全部袭击安然无恙是不可能的。他避开了叶凤、肖妮的剑,他认为这两人危险最大,却“招待”了清惠道始的针,腿肚上的肉和左助被射中。

  他在地上一滚,拔出射中身体的两根银针,随手甩向叶凤、肖妮,并叫道:“来而不往非礼也。”

  两个少女对敌经验不丰,见对方袭击,急忙用剑一拔,却扑了空,稍一迟疑,两人各挨上一枚,好在射中的不是要害,对她们影响不大。

  太白上神在一旁见云先生如此狼狈,哈哈笑起来,他原是可以帮助云先生的,可他却不那么于,见别人与他一样,心里舒坦。

  云先生知道他半疯半癫,当然不能指望他能给自己什么帮助。他正要再次发招,身后却突然多了一个人,他却没有发现。

  清惠道姑一怔,那人一指点中云先生的“命门穴”,一股热流涌进他的身体。他大叫一声,向前便倒。

  崔南飞惊道:“阳子君。”

  那人哈哈笑道:“正是老夫。”

  清惠道始说:“不知道见何处来?”

  申秀说:“我就在此修行,几十年了。”

  太白上神见云先生被制,猛然发招劈向申秀。他这一手突然袭击还起点作用,左掌扫中清惠道姑的肩头。申秀右掌向怀中一搂,划了半个孤形,猛然推出。他的功夫是走的阳刚之路,内力涌出,如热水激流,能把人烫毁。太白上神挥掌迎上,“啪”的一声,太白上神跟跄后退,而申秀却稳如泰山。太白上神被申秀的内力灼伤,气得咆哮如雷,双掌舞起,攻向申秀。忽然,一道光影飞至,竟是一颗玉白的珠子射向太白上神。他想躲已是不及,闷哼一声,珠子穿透他的胸膛,鲜血狂溅。

  申秀愕然,忽见三个人站在了他面前。待他看清来人,脸色大变。来人竟是“太虚宫”

  宫主司马青与“太虚双影”许一、周五。崔南飞员没见过司马青,可根据传说中的形象,他也能猜出来。他和申秀一样心头狂跳。司马青的武功高到了极点,他们自付是万不及一的。

  当然,他们这样想与传说把司马青神化有关,他们纵不是司马青的对手,也不是相差十万八千里,不过三筹而已。

  要知道,武学越是到了高级境界,一筹便是一个天地,大不相同。

  清惠道姑也感到了气氛不对,这三个人来头不小。

  司马青干咳了一声,阴笑道:“你们几个小辈无事在此打斗,不如跟我到太虚宫去干点正事,免得横生意外。”

  云先生在地上叫道:“前辈救我。”

  司马青轻轻一挥手,一股幽蓝之气射去,云先生立时站了起来。

  他冲司马青施了一礼,说:“多谢前辈相救。”

  司马青“嗯”了一声。云先生说:“晚辈尚有事,就此别过。”

  他刚要转身,司马青两眼射出凌厉的光芒,云先生一抖,好厉害的阴力,连目光也如刀子似的,刺得人肤冷。

  司马青说:“小子,老夫救你难道是为了你一声谢么?”

  云先生忙说:“前辈息怒,晚辈在刁教主处听差,不敢有所怠慢。”

  “放肆!”司马青气很地说,“刁鹏算什么东西,你敢拿他来压老夫?”

  云先生忙说:“晚辈纵有三个胆也不敢如此,请前辈别误会。”

  司马青“哼”了一声说;“谅你小子也不敢小瞧老夫!你们几个人,都统统随老夫入宫,做我的奴隶也比在外面胡间强,那样,你们老死也不会有什么长进。”

  叶凤“哼”了几声,说:“我们不要做谁的奴隶,我们就喜欢自由自在地生活。”

  司马青手一挥,光影一闪,没见他如何动,叶凤便被打倒在地,脸颊上泛起几道红印。

  她爬起来,倔犟地说:“我们就是不去,看你能如何?”

  许一在旁边笑道:“主人,让我来教训她一下。”

  司马青点头。许一双掌合十,小声念祷起来。叶凤忽觉千虫万蚁撕咬她的脑子,顿时摔倒在地。滚动起来,那痛苦实在难以形容,片刻,她便大叫:“我去……,我去……”

  许一微微一笑,退到一旁。

  司马青对初战告捷甚为满意。

  叶凤本是刚烈之人,她所以屈服,并不是软骨头,实在与不能自控有很大关系。

  司马青笑道:“你们看见没有,与我顶撞是没有好下场的,还是乖乖跟我走吧。”

  云先生说:“前辈,我实在有急事要回禀习教主,您就放我走吧,我们两家不是互相合作了吗?”

  司马青冷冷地说:“刁鹏还不配与老夫平起平坐,你不要再动什么心眼了,对你来说,顺从是最大的福音。”

  云先生冷冷地道:“人若言而无信,翻手为雨,覆掌为云,那还在江湖上称什么雄呢?”

  司马青“嘿嘿”一阵冷笑,说:“你是不服气老夫是不是?那好办,只要让你闭上嘴,你就心平气和了。”

  司马青右掌忽抬,抖动三下,一股大力压向云先生。他的这种内劲与别人的不同,是真正的“太虚之气”,你是运功抵抗,它便以十倍于你的刚坚摧毁你,你若顺应它不作对抗,它又会把你压烂,总之,你怎么做都不合适。云先生想急身后退,那怎么成呢?他还没来及门跃,元穷的大劲已把他粉碎了,霎时间,他成了血人,惨不忍睹。

  司马青面无表情地说;“你们哪个不从,下场一样。”

  申秀心火狂燃,他逍遥一辈子,临到暮年怎会甘心成为别人的奴隶呢?所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正是为的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正气。

  他瞅准机会,把自己的半生“元刚”聚到右掌上,一声呼喝,闪电般劈向司马青,一团红艳艳的火球喷过去。

  司马青的功夫实是达到了“动静合一”的境界,轻轻一摆,如青天上的白云般飘离,申秀逼出的乾元丹火没有能伤他分毫。他冷然一笑,斜掌砍去,一道紫幽的劲气把中秀分为两段,血而进洒。一代高手,就这么交待了性命。

  崔南飞与清惠道姑见难以善了,趁司马青劈击申秀的空儿,两人联手发难,四掌吐出如潮的劲气,压向司马青。他们以为纵不能伤了他,也要让他手忙脚乱。哪知司马青左掌反摆向外旋着劲儿极其自然地扫动了一下,海不扬波,风不吐尘,看不出有什么威势,而他们两人却如纸片几般飞了起来。

  叶风与肖妮欲救他们,被许一、周五截住。

  崔南飞与清惠道姑仿佛被漩涡的激流缠住,一点也使不出力。司马青扭头转身,右手五指连点,发出几缕指气,两人惨叫连声,血流如注,摔倒地下。司马青指气穿过的地方都是要害部位,他们二人是活不成了。

  叶凤扑过去,伏在清惠道姑身上流下哀伤的泪水。

  肖妮也奔过去,泣不成声。

  清惠道姑脸色苍白,断断续续地说:“要记住……我们峨嵋派是没有软骨头的。”

  两少女含泪点头。

  一旁的崔南飞动了一下,想站起来,没能够成功,痉孪地伸手指指司马育,气绝身亡。

  清惠道姑也几乎在同时古恨而去。

  司马青嘿嘿笑道:“没有软骨头?真是醉死不认酒钱,骨头若硬何至于死呢?”

  叶凤道:“我们的武功虽不及你,却未必屈服。”

  司马青哈哈大笑起来:“那是我不想让你屈膝,否则的话,钢铁也要低头。”

  肖妮说:“休说大话。”

  司马青笑嘿嘿地说:“你们不怕死,不怕受罪,你们怕不怕我把你们嫁给动物?”

  他的这句话立刻把两个少女吓傻了。如果真是那样,纵有不息长江水也洗不尽耻辱,宁可不入天堂,也不愿受此残害。

  司马青见她们娇躯抖颤,更加得意地笑道:“若是受不了自寻死路也是怕的表现,想想吧,你们能坚持住吗?”

  两个人不敢再反驳了,那是她们不愿做的事。

  司马青说;“你们既然同意了就乖乖跟我走吧。”

  肖妮欲言又止。她实在不愿跟他们走,可在她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是死,一是妥协。可自尽岂不也是逃避吗?

  司马青从怀里摸出点什么东西,一掌击去,粉红色的粉雾笼罩了死去的人们。

  霎时间,尸体全都变成水渗进土里去了。

  许一上前抓住她俩,一手扯一个,随着司马青而去。

  ** ** **

  刁鹏在黑夜里走了一阵,回到护清教,他出去十几日,没有告诉任何人,怕教内的事无人过问乱了套。

  他一回到护清教,立即召集手下人商讨扩张势力的事,可出乎他的意料,手下人都不那么热情,他不由勃然大怒。

  仔细一想,这里定有原因。他让小头目们离去,留下护清教的骨干力量。

  他在桌边走了一圈,问柳玉龙:“我的计划不周全吗?”

  柳玉龙摇头道:“非也。你走之后,三幻庄来人说,今后我们的重大行动,一切要听命于他们,否则便不客气。”

  刁鹏的火一下子上来了,泼口大骂:“放他奶奶的屁!我护情教岂能受人控制?”

  但他一想到江俊生那神圣的功力便不言语了。自己的功夫虽然高得不可思议,但能否是江俊生的对手还未可意料,不行,我还要再增功力,他眼珠一转,扫了一眼众人说:“我外出带回一种奇药,你们见识一下。”

  他们不知刁鹏的用心,凑上前去细看,片刻,众人便觉不妙,等他们发觉时可什么都晚了。

  一个个都昏睡过去,刁鹏把他们摆好,“嘿嘿”一阵干笑,然后便吸收他们的内力,二十多个高手的毕生修为转眼间进入他的身体,而他们却都走上了黄泉路。此时,刁回也不管什么敌我,只要对他有用的东西一律兼收不愈。他把众人的尸体拖到护清教的地道里,合上石门。

  就这样,柳玉龙、钱明、冷丁等大批高手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了,护清教的教徒们深感莫名其妙。

  刁鹏在护清教内静修了几天,忽地有人报:“禀教主,‘太极仙翁’白不败等人前来拜会。”

  刁鹏一怔,随机大笑道:“妙极,真是天助我也。快快请他们进来。”

  时辰不大,白不败、胡耳等人走了进来。

  这些都是昔日江湖的大高手,刁鹏见了他们,几乎要行吟高歌,仿佛饿极的人见了香香喷喷的熟肉,恨不得一口吞下去。

  他笑逐颜开,格外热情。

  张子开说:“刁教主如此客气,让我们疑云顿消。”

  刁鹏笑道:“那是,我最喜欢与天下英雄对谈,各位都是高人,都能帮我的大忙。”

  石七说:“教主客气了。江湖上出现了个邱少清,武功高不可测,教主可有对付之法?”

  刁鹏胸有成竹地说:“在刁某眼里,他不过是个小角色,容易对付得很。”

  胡耳道:“刁教主不可轻敌,邱少清的手段实在奇高,要群策群力方可有胜之希望。”

  刁鹏不以为然地说:“你太看起他了,实则没有什么,刁某不费吹灰之力便可收拾了他。”

  刁鹏并不是在信口胡诌,他是根据自己目前的情况作出的判断。

  王万和慢声细气地说:“刁教主可否露两手武功让我们也开开眼界?”

  刁鹏微笑道:“好说,今天让你们见识一下当世奇绝之学。”

  他把手中的茶杯往空中一抛,右手指轻轻一弹,顿时银花迸溅,茶杯粉碎成未。他左手在头顶划了半个弧形,一束幽蓝的内劲把粉未旋动起来,转眼间,那破碎的茶杯又恢复原来的形状,分毫没有损失。

  众人大惊失色。这却是够玄奇的。

  白不败道:“刁教主的这手功夫可是道家的上乘武学‘大能聚形’神功?”

  刁鹏笑道:“仙翁倒有几分眼力,竟能猜出是什么功夫。”

  胡耳道:“纵有奇技,也未必是邱少清的对手呀!你打人家,难道人家就等你打不成?

  这里面还要有个运用的问题。”

  张子开说:“刁教主这手功夫确实神奇,不知有什么方面的妙用?”

  刁鹏道:“可使人心魂分离,人我不分,倘若如此,一个小小的邱少清还有何难对付的?”

  一直未出声的铁雄忽道:“你们不要把问题看得太易,我与邱少清交手时感到他有种极可怕的力量。我觉得那是不可战胜的象征。我们还是商议个万全之策才是。”

  刁鹏一语双关地说:“你们以后全听我的,一切由我去应付,根本不用你们费心了。”

  胡耳说:“教主有如此气概,令人钦佩,我们绝不会让你失望的。”

  刁鹏哈哈大笑起来。这几个愚蠢的驴子死到临头还未觉呢?刁鹏不愿再与他们谈下去,便又开始了他的行动。

  白不败等人不是没有经验,但事出非常,他们也料不到,都知联合力量大,谁知刁鹏会打他们的主意!这太出乎常规了。

  刁鹏把药儿拿出,他们在全无防备的情况下都着了道儿。

  刁鹏再次哈哈大笑起来,上门的兔子他怎能不要呢?刁鹏故技重施,轻而易举地吸尽了他们的精气。白不败、张子开等绝世高手就这么糊里糊涂的丧失了生命。

  刁鹏像打足了气的皮球,脑子里充满了冒险意识;他在打下一个人的主意,目标早已选择好了。

  他把教里的二流高手叫到面前,说:“为了江湖大业,我要出去一趟,少教主又没在教内,你们要精诚团结,不要惹事生非。”

  众人齐声遵命。

  天色暗了下来,他收拾停当,在窗前站了一会儿,把行动的全过程细想了一遍,纵身投入黑夜之中,若是顺利,马到成功。

  刁鹏风驰电掣急行了一阵,来到一个高坡前,向东北方一看,见三幻庄里一片漆黑,什么声音也没有,他的眼睛之锐非常人可比,庄外围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他站在那里想了一会,依计行事。他深吸了一口气,长啸三声,震荡四野,传之悠远。

  他不知道江俊生是否在庄里,直接与之决战毫无趣味,他要采用新奇的报复办法来打击江俊生,这样他才感到快意,解恨。

  他的声音响过有片刻,在三幻庄里升起了三盏灯笼,飘飘摆摆向刁鹏靠来。

  刁鹏心里暗喜,这三个该死的东西,总算出来了,与我估计的差不多。

  刁鹏是知道这三盏灯笼的来历的,它们所以在空中飘荡,是由三个高手控制的。这三人是三幻庄的干将,功力高极。江湖曾称他们是“要命三常”,老大常宝,老二常文,老三常风。这三兄弟在三幻庄可是红人,权力仅次于江家爷俩,邱少清上次失掉光明就是受了他们的暗算。

  刁鹏隐身一块石后,仔细观察常氏兄弟的身形,在他眼里,常氏兄弟如三点鬼火,不甚清楚。忽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刁鹏惊然一惊,“心马群”。这些言生怎么会在夜间出没?他马上明白了这群神奇的马是由江尊堂喂养的了。好个老杂毛,倒是挺能隐瞒的,连我堂堂的护清教主都不知内幕。

  江尊堂,你也只能再使用它们最后一次了,碰上了我,活该你倒霉。与我较量,天下有谁胜了?

  他一边想,一边暗思对策,狂野的马越发近了,刁鹏终于想出了办法。他腾身飞起,直奔西北角的一盏灯笼。

  刁鹏此时身具近万年的功力,身在空中“以意护形”,平常人根本看不见,他自忖常氏兄弟也无有瞧见他的神通。他急如惊电,一闪而至。

  常宝忽觉身边有劲风袭体,刚要拧腰弹跳,刁鹏的右手“劳宫穴”一下接到他的头顶“百会处”。极大的引力使他不由自主地踞起了脚尖。内力如江河般外泻,转眼间,常宝软成了一张皮,他感到了死的威胁。

  刁鹏把灯笼接过拎起常宝向另两人靠去。

  常文、常风觉得奇怪,正纳闷,刁鹏已到了他俩身边,把常宝向地上一扔,笑道:“两位,我捉了条死狗,赏给你们做下酒菜吧。”

  常文大怒,泼口骂道:“刁鹏,你胆子不小,竟敢与三幻庄作对,你有什么能耐快使出来吧!大爷要教训一下你。”

  刁鹏哈哈大笑道:“常氏三狗,真不愧是三幻庄的看家狗,不过,若是小狗吠日,那威力就太渺小了。”

  常文恨极,一招“鱼跃龙门”电射刁鹏,他五指成爪,如钢钧无异。但刁鹏已远非昔日之人,他吸收别人的内力,包括他哥的内力,早已超凡入神了,常文想一招把刁鹏抓烂,自然难以得逞。

  刁鹏向后一摇,看似并未间跃,却升到常文的头上,右脚“涌泉穴”正好踏在常文的头顶“百会穴”上,他的内力立刻疾如风云地从头顶外泄,常文脸色死灰。刁鹏和常文在空中飞旋了一个大圆圈,常文掉到地上。

  刁鹏嘿嘿地对常风笑道:“你两个哥哥都成了死狗,你还不快点追随他们而去?”

  常风怒火攻心,顾不上细想两个哥的死因,两掌陡展,从他手中射出千道球光,这是他的独门暗器“群星闪烁”。

  刁鹏向下一矮,整个人仿佛入了地一般,常风的暗器全打到一边去了,他再想发暗器,刁鹏忽地如巨人似地立在了他面前,这当然是常风的幻觉,可他凭此已感到末日的来临。

  刁鹏伸手按在他的“膻中穴”上,他瞬间便成了山洞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常风一倒,刁鹏便万事大吉了,那些马容易对付了。他在常宝身上取出许多如古大丹丸,顿时笑起来,“无助我也”,原来这些丹丸全是极易燃的“烈火丹”。

  刁鹏说:“你们三兄弟被我吸干了内力,肚皮陷下去,我实在过意不去,听说你们惩制对手喜用‘胀腹丹’,我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吧,这样也算弥补了缺憾,让你们全成气气蛤螟。”

  三人一听,顿时魂飞魄散,想自杀,却全被刁鹏制住。

  刁鹏向他们嘴里各自塞进一颗黑药,三个人马上惨叫起来,肚子胀成了大球,可还在不停地胀。

  刁鹏在一旁欣赏了一会说:“效果不错,就是叫得不那么动人。”

  这时,马群向他围过来,刁鹏纵身飞入空中,把从他们三兄弟身上搜出“烈火丹”向空中一掷,正如烟花迸溅,天女散花,全都击在马身上,顿时火光突起,马惊狂嘶,乱了阵脚,四下逃散,在黑夜里,显得格外惊心动魄,欲成燎原之势。

  刁鹏放声大笑:“江尊堂,看你还有什么鬼花样!”

  地上的常氏兄弟此时已不成了人形,鬼哭狼嗥声一弱,噼!啪!嘭!三声,他们全如气球似的炸开了花。

  刁鹏开心至极。

  这一切,都被江尊堂尽收眼底,他阴狠地笑了几声,并未言语。

  他回到屋内,召来他收降的人。这是一群奇异的江湖怪客,他们全是被江尊堂特殊方法培养成的杀手,只供他一人驱使。李贵举、胡玉飞、李志心,天门二快也在其中。

  江尊堂说:“你们组成以方连环,成长龙阵,待敌靠近时,你们合力击之。”这些身不由己的人齐声答应。

  刁鹏在暗处看到这一切,不住地冷笑:“江尊堂,你想螳臂挡车,那不是痴心妄想吗?”

  他正要动手,忽见东南方一道光气而来,绿的,分外明亮。他大吃一惊,不好,江俊生小儿来了。江尊堂见儿子回来,欢喜道:“我儿回来正好,看他刁鹏还能逃出我的手心?”

  江俊生道:“早知该废了他,这些天来,他吸收了众多高手内力,己非同小可。”

  江尊堂惊问:“难道我儿也对付不了他?”

  江俊生说:“纵是刁鹏再吸一百人的功力也不是我的对手,不过,这小子已修成‘意乱形迷’之法,他不现身,我也不能一下找到他。”

  江尊堂道:“我儿放心,刁鹏这小子绝对会找到门上来的。”

  江俊生“嗯”了一声,走进屋去。

  江尊堂跟在儿子后面,玉童也不离江俊生左右。

  刁鹏犹豫起来,他不知江俊生的话是真是假,但他内心是极不服气的,小子吹牛,我有万年的功力,还怕你不成?但他还是迟迟不敢下手。

  他思忖了一会,转身离去。我要与他们来个心战,现在他们全都精神专注,要与我决一雌雄,我偏不现身,待等他门心疲意懒之时,再突下杀手不迟。刁鹏认为这是个好法子。

  山中的清气冲洗着他们的肺腑,单文生一家在深林甜泉旁过了一段安静的时光。他们不问俗事,静心修行,全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单文生也不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儒子,成了文武双全的人物。

  单仁永,单仁惠的武功更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轻轻的流水声伴着他们度日。

  单文生在一块石上发现有人,猛转身,白胜非正对他微笑。

  单文生冷冷地问:“阁下来此何意?”

  白胜非说:“我是浪迹天涯的游子,走到哪里都是全凭自然,没有一点‘有为’。”

  单文生脸色缓和下来,但他还是冥冥中感到,平静的生活将结束了,迎接他们的将是一种未知的生活。

  他淡淡地说:“那请坐吧。”

  白胜非摇摇头说:“谢谢,不用,我是路过此处,并不想在此停留。只是见你与山水静化一体,感到欣然才看了一会。”

  单文生笑道:“朋友过奖,我也是初学乍练,算是初入门径。”

  白胜非道:“天下万般奇学,皆重一个‘诚’字,勤学苦修,终有大成,但万不可拘于不变。任何功夫,若是长久修练,没有质变,虽然感觉良好,终是小乘,和尚道士用功也不谓不勤,有的能人大定,但他们都禁于一‘道’,不知随应变通,也没有大前程。这是我最近才悟出的,赠与道友。”

  单文生连声说谢。

  单文生正欲问对方姓名,忽听有人说:“妙极,这里还有个美人,正好一并带走。”

  他俩一惊,转身忙看,白胜非失声叫道:“司马青。”

  “哈哈……不错,正是老夫。”

  司马青得意地捋了一把胡子说:“你认识老夫,可见在江湖中还有些名头。”

  白胜非笑道:“过奖,我哪能与你们相比呀?”

  司马青笑道:“这个自然,你若有我们十分之一的本领,天下人也会吃惊的”。

  白胜非哈哈大笑起来,他还不知道司马青会这么往脸贴金。

  许一见他有轻蔑之意,冷冷地问:“你不相信太虚宫的武功神奇是吗?”

  白胜非摇头说:“那倒不是,我只觉得天下比我强十倍的人不是你们。”

  司马青顿时瞪起眼来,斥声问:“你说是谁,看老夫不惨劈不了他?”白胜非说:“三幻庄主江尊堂你能胜过吗?”

  司马青“哈哈”大笑:“老夫还没把江尊堂放在眼里,小子,你找错人了。”

  白胜非稍微转身,瞥见暗处站着一人,他灵机一动说:“你纵是能胜了江尊堂,可还有一个人你是万万斗不过的。”

  司马青声色俱厉地问:“谁?”

  “太虚幻境的武精前辈,我对他的武功钦佩之极,人称他天下第一。”

  司马青更加大笑:“你小子浑蛋到家了,武精的那两下子我清楚之极,他根本不配与我相提并论。”

  白胜非立即反驳道:“你不能对武精前辈横加污蔑,他的武学是天下武人共睹的,有口皆碑。”

  司马青气极,慢慢走过去,一字一句道:“你小子不知老子的厉害,让你到阎王那里描绘去吧。”

  他手猛然拾起,向空中抓去,别看抓的是空,可这是他的绝学“收形功”,厉害无比,若被击上,难逃一死。

  白胜非向侧一闪,长剑闪电般而去,寒光一放,直刺司马青的咽喉,可司马青却如熟视无睹一般,并不避开,白胜非知道不妙,可躲有些来不及了,在千钧一发之际,他身边劲风一旋,一人挥掌迎了上去,“拍”地一声脆响,司马青后退一步,来人竟是武精。他哈哈一笑:“怎么样,我不至于不能与你相提并论吧!”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随机推荐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榜